老龄化突围:辽宁的未来不是儿童 而是老人?

摘要:本文首发于总第864期《中国新闻周刊》
在《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落地前的专家座谈会上,没有太多的争议,与会者很快达成了一致。
共识有两条:
一是辽宁的老龄化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必须要改变;二是不得不承认,提高生育意愿,非常困难。
在…

图片 1资料图:居民咨询保险政策。
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

图片 2

图片 2资料图:医院开设二孩门诊。

图片 4

  本文首发于总第864期《中国新闻周刊》

辽宁老龄化突围:如何破解“未富先老”

资料图:医院开设“二孩门诊”。

“催生”困局

近10年来,东北劳动力人口负增长情况严重,加上出生率全国垫底、老龄化程度全国最高,人口形势堪忧。

  在《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落地前的专家座谈会上,没有太多的争议,与会者很快达成了一致。

一个养老金缺口不断变大的省份,拿什么去拯救不断加速的老龄化?

张车伟:鼓励生育政策没有切中要害

人口政策此前的调整效果均不如预期,这次的鼓励能否激发出更强的生育意愿,仍然存疑

近日,2018年辽宁统计公报公布,其中表示,全年出生人口27.9万人,出生率6.39‰;死亡人口32.3万人,死亡率7.39‰;人口自然增长率-1.00‰。

  共识有两条:一是辽宁的老龄化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必须要改变;二是不得不承认,提高生育意愿,非常困难。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我认为首先要彻底放开,让人们有生育自主权,然后再看看生育达到什么样的水平,才谈得上鼓励生育,去考虑应该给予怎样的福利。”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蔡如鹏

“辽宁省人口从2011年就开始进入了负增长。其中,2016年和2017年辽宁省人口自然增长率分别为-0.18‰和-0.44‰。要知道,2016年和2017年是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头两年,居然也无法扭转辽宁省人口负增长的势头,可见辽宁的二孩生育意愿之低迷。”3月21,人口学者何亚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黑龙江和吉林2018年的数据尚未公布,但是,根据近年来的数据显示,东北三省的人口在逐年减少。

  在辽宁,对老龄化问题的认识,走过了长达十多年的曲折道路。

在《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落地前的专家座谈会上,没有太多的争议,与会者很快达成了一致。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霍思伊

近日,辽宁省政府出台文件表示,将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制度和配偶陪产假制度等,成为第一个提出鼓励生育政策的省份。

以2017年的数据为例,我国有三个省份的人口数量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出现了下降,那就是东北三省。其中,辽宁省人口减少4.6万人,黑龙江省人口减少12.18万人,吉林省人口减少了20.29万人,三省合计减少37.07万人。

  辽宁大学人口研究所副研究员宋丽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辽宁的老龄化既早于全国,速度又快。此前十年中,政府虽有关注,但缺乏全局性的战略安排和实际的应对,因此错过了改革的最佳窗口期。

共识有两条:一是辽宁的老龄化问题已经迫在眉睫,必须要改变;二是不得不承认,提高生育意愿,非常困难。

就中国的人口现状、存在的问题及可能的政策应对,《中国新闻周刊》近日专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张车伟。

此举的背后,是自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两年多来,中国出生人口数远不及预期的尴尬。

东北地区人口连年出现负增长

  把潜在水里的问题拿到水面上来

在辽宁,对老龄化问题的认识,走过了长达十多年的曲折道路。

“中国的生育率下降太快”

有专家预计,随着人口出生率的不断降低,将有更多的地区效仿辽宁,加入鼓励生育的行列。他们认为,当前中国的人口政策已经走到面临重大调整的关口,如不及时调整,人口下降很可能将成为阻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因素。

人口是重要的社会资源,人口数量是一个地区发展的基础,人口多的地区往往拥有更多的劳动力、更大的市场、更具活力的社会等等,所以人口数量较多,人口快速增长的地区,往往会迎来“人口红利期”。

  2016年,70后出生的宋丽敏已经41岁。身为全面二孩政策的主要目标生育人群,她却没有生育动力。“如果十年前放开二孩,我或许会考虑,现在精力和能力都不够了。”她说。

辽宁大学人口研究所副研究员宋丽敏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辽宁的老龄化既早于全国,速度又快。此前十年中,政府虽有关注,但缺乏全局性的战略安排和实际的应对,因此错过了改革的最佳窗口期。

中国新闻周刊:目前,中国的老龄化程度处于什么水平?从全国整体来看,呈现出怎样的特点?

生育意愿下降

其中,人口增长率是一年人口增长数与人口总数之比,它反映着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状况。在中国,大多数省份的人口增长各不相同多为正数,但是近几年,东北部分地区却连年出现了人口“负增长”的情况。

  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后,与此前舆论普遍对人口爆炸性增长的担忧不同,实际上适龄人群的生育意愿远比预期低。根据全国妇联2016年的调查数据,一孩家庭中只有20.5%愿意生二孩,有53.3%明确不想生二孩。

把潜在水里的问题拿到水面上来

张车伟:据联合国定义,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数量占总人口比例超过7%时,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老龄化社会。2017年,中国人口中65周岁及以上人口15831万人,占总人口的11.4%。60周岁及以上人口24090万人,占总人口的17.3%。

中国自2016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当年,全国出生人口为1786万,比2015年多出生131万人,成为2000年以来出生人口最多的年份。但这一增势并没有得到延续。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人口外流严重;另一方面,则是出生率下降,使少年儿童的人口数量和比重减少。

  在辽宁,拒绝生二孩的比例达到了80.3%。

2016年,70后出生的宋丽敏已经41岁。身为全面二孩政策的主要目标生育人群,她却没有生育动力。“如果十年前放开二孩,我或许会考虑,现在精力和能力都不够了。”她说。

中国的老龄化程度现在还不算特别严重,但是老龄化的速度却是全世界最快的。发达国家老龄化进程一般长达几十年,甚至100多年。例如,法国用了115年,瑞士用了85年,英国用了80年,美国用了60年,而中国只用了18年。并且据联合国预测,1990年至2020年世界老龄人口平均年增速度仅为2.5%,而同期我国老龄人口的递增速度为3.3%。并且一直在加速,越来越快。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了63万。在这1700多万新生儿中,有超过一半都是二孩,一孩的比例只有四成多一点。与2016年相比,二孩的人数增加了162万,一孩则减少了249万。

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东北三省曾经拥有中国最好的基础设施和计划经济时期的大量投入,不过,随着中国经济的开放搞活,东北地区的竞争力下降,东北由以前的人口流入地逐渐变成了人口流出地。尤其是近十几年来,东北地区人口流失愈发明显,目前没有一个官方的统计数字。不过,2017年数据显示,辽宁省人口减少4.6万人,黑龙江省人口减少12.18万人,吉林省人口减少了20.29万人,三省合计减少37.07万人。

  这是辽宁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2016年3月得出的调查结果,当时,政策颁布的热度还没过。并且,在调查样本中,像宋丽敏这样40岁以上的妇女,占到了69%。

2016年全面放开二孩后,与此前舆论普遍对人口爆炸性增长的担忧不同,实际上适龄人群的生育意愿远比预期低。根据全国妇联2016年的调查数据,一孩家庭中只有20.5%愿意生二孩,有53.3%明确不想生二孩。

中国新闻周刊:为什么中国的老龄化速度这么快?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苏剑分析,一孩的生育主体是80后、90后,一孩比例下降,说明中国新生代的生育愿望已经很弱,同时这一类育龄妇女人口数也在大幅度下降。这意味着在目前的人口政策下,中国人口出生基本上不具备可持续性,未来中国的出生人口还将继续快速下降。

这其中,除了人口外流严重外,出生率下降则是东北地区人口连年出现负增长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多位受访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辽宁老龄化的根本原因是生育水平低下,而且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在辽宁,拒绝生二孩的比例达到了80.3%。

张车伟:因为中国的生育率下降太快。中国的总和生育率,也就是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在1990年时达到2.1的世代更替水平(实现人口稳定须达到的生育水平),随后开始逐渐下降。从2000年至今,一直保持在1.5~1.6
之间,属于严重少子化。最新的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的总和生育率为1.7。生育水平之所以下降得这么快,一部分原因是受计划生育政策影响,但根本原因还是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经济发展。比如收入和教育水平提高,尤其是妇女的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妇女的劳动参与增加等。

针对二孩数有所增加,苏剑认为,目前二胎增加主要是70后、80后妇女抢生的结果。这类抢生应该集中在二孩政策放开后的两三年,此后这类生育行为将消失。因此,2018年或者最晚2019年,二孩数量将大幅度减少。

1978年,计划生育政策正式写入宪法,我国开始提倡“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当年,由于东北地区的国企多,为此,东北是计划生育执行最好的地区,人口下降成为必然。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辽宁省的总和生育率为0.74,排在北京和上海前面,位列全国倒数第三。同期,全国总和生育率为1.18。

这是辽宁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2016年3月得出的调查结果,当时,政策颁布的热度还没过。并且,在调查样本中,像宋丽敏这样40岁以上的妇女,占到了69%。

中国新闻周刊:国务院印发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中提出了一个预期发展目标,中国的总和生育率在2020年达到1.8。在你看来,依据目前的态势估算,要实现这个目标难度大吗?

苏剑的观点得到了不少学者的认可。他们认为,2016年出生人数突然上升很可能是一次性的,因为等待生育第二胎的夫妇在政策改变后马上利用了该政策。但随着上述群体生育意愿的集中释放,二孩的数量会出现明显的下降。

早在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时,辽宁省、吉林省、黑龙江省的总和生育率就分别仅为0.741、0.760、0.751,均远远低于全国平均1.181的水平,也大大低于2010年全球生育率最低的新加坡0.80的水平。东北三省平均大约0.75的生育率水平,相当于8个成年男女只生育3个孩子,处于全国最低水平。

  2015年,辽宁省的总和生育率为0.9,全国为1.05。而在全面放开二孩后的2016和2017两年,辽宁的出生率分别为6.60‰和6.49‰,仅为全国水平的一半左右,同期全国的出生率分别为12.95‰和12.43‰。

多位受访专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辽宁老龄化的根本原因是生育水平低下,而且远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张车伟:很难。从中国目前非常低的生育水平来看,很难指望它有一个实质的飞跃,只能说是向着2.1这个世代更替水平的目标靠近。

陕西省统计局日前发布报告称,2017年该省生育二孩妇女近八成为25~34岁的育龄妇女,但随着时间推移,未来几年这部分育龄妇女的生育意愿逐渐释放后,新进入这部分年龄组的育龄妇女人数逐渐减少,二孩出生人数也会下降。

黑龙江部分地区可以生三孩

  宋丽敏指出,生育率一旦降至1.5以下,就很难回升,会陷入低生育率陷阱。而且,在她看来,生育意愿具有刚性,一旦降低很难再提高。

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显示,辽宁省的总和生育率为0.74,排在北京和上海前面,位列全国倒数第三。同期,全国总和生育率为1.18。

中国新闻周刊:那么,中国以后有没有可能恢复到世代更替水平?

人口大省河南的情况也非常类似。该省统计局的分析报告显示,2017年全省二孩出生人数首次超过一孩。未来几年河南省人口发展的基本特征是人口总量缓慢增长,人口出生率逐年下降,老龄化进程加快,劳动力资源所占比重逐年下降,人口红利将逐渐减弱。

http://www.gfxcrack.com ,在超低的生育率和人口逐年外流的双重打击之下,加之年轻人不断流失会导致老龄化加剧,而老年人消费欲望不强又会进一步导致经济不景气,年轻人的生育欲望也越来越低,同时,经济环境的恶化又会导致年轻人进一步流失,这种恶性循环会导致东北人口流失加剧,经济愈发不景气。

  2017年刚过春节,这些问题就摆到了辽宁省发改委、卫计委和各位人口专家面前。

2015年,辽宁省的总和生育率为0.9,全国为1.05。而在全面放开二孩后的2016和2017两年,辽宁的出生率分别为6.60‰和6.49‰,仅为全国水平的一半左右,同期全国的出生率分别为12.95‰和12.43‰。

张车伟:没有这种可能性。因为根据人口演变规律,一旦陷入超低生育率,就再也回不去了。但对人口而言,很难说哪个水平好,哪个水平不好。所谓的世代更替水平,也就是指总和生育率达到2.1时,中国人口会稳定下来,不增不减。从目前的态势看,未来,中国的人口一定会逐渐减少。并且,中国已经进入了刺激生育很难产生明显效果的一个阶段。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领导的课题组,曾承担了原国家卫计委委托的“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政策影响预判研究工作。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二孩政策实施以来,二孩出生人数在预期内,但新生儿的总数却低于预期。”

来自中商产业研究院大数据库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出生率为1.24%,但东北三省只有0.6%左右,远低于全国水平,也大大低于了1%的国际标准警戒线,甚至比饱受“少子化”困扰的日本还差了近一倍。

  经过广泛的调研和座谈,2018年6月25日,辽宁省政府正式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率先提出http://www.checrobotics.com ,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

宋丽敏指出,生育率一旦降至1.5以下,就很难回升,会陷入低生育率陷阱。而且,在她看来,生育意愿具有刚性,一旦降低很难再提高。

中国新闻周刊:具体到不同地区,老龄化是否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http://www.bfpheLpdesk.com ,王广州说,这主要是由于一孩生育率下降过快造成的。“总的来看,二孩出生数量的增加和一孩出生数量的减少,二者相抵,造成总和生育率提升不明显。”

同时,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即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进入了老龄化社会。而东北三省早已超过了这个国际标准警戒线许多。2017年全国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1.4%,辽宁65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4.35%,吉林为12.38%,黑龙江为12%。

  “这个规划很大胆,反映了二孩政策效果不佳的现状,把潜在水里的问题最终拿到了水面上来。”研究人口政策多年的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2017年刚过春节,这些问题就摆到了辽宁省发改委、卫计委和各位人口专家面前。

张车伟:从地区来看,曾经越发达的地区,老龄化程度越深,比如东北地区。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辽宁省65周岁及以上户籍老年人口608.17万人,占总人口14.37%,比全国的11.4%还高出近3个百分点。吉林、黑龙江的数字分别为12.38%、12%。东北在计划经济时代较为发达,生育观念转变得也较早。现在,东北的老龄化在全国是最严重的。中西部地区的老龄化程度比东北要轻。青海、宁夏和西藏等地的老年人口占比均不足9%,其中西藏只有5.4%。因为少数民族地区的计划生育政策执行情况相对而言没有那么严格。

全面放开二孩后,第二年出生人口数就出现下降,生育率远不如预期,这出乎很多人的预期。“谁也没料到老龄化会来得这么快,现实比以往预估的更严峻。”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分析,政策决策者和生育群体思维方式的差异,是造成落差的重要原因。

为了振兴东北三省经济,缓解人口危机,东北三省终于坐不住了,率先在全面放开二孩的基础上实行鼓励生育政策。

  老龄化疾风骤雨

经过广泛的调研和座谈,2018年6月25日,辽宁省政府正式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率先提出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

上述数据的统计口径是按照户籍人口。如果单从户籍人口看,像北京、上海、天津、浙江等地的老龄化程度也很严重。2017年,北京市65周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占比达到16.2%,高于辽宁。但目前北京、上海等地长期是人口净流入地区,从常住人口来看,老龄化程度并不严重。因此与东三省等人口外流严重的地区相比,呈现出不同的特点。

“改革开放40年,除了促进经济发展,也带来生育观念的改变。部分年轻人已经改变了生育观,不认为孩子多了是一件好事,在观念上对生一个孩子或者不婚、裸婚、同性婚都更加包容。”陆杰华说。

2018年7月,辽宁打响了“鼓励生育”第一枪,发布了《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新的人口规划提出:将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二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