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寓见公寓爆仓 “租金贷”风险恐密集爆发

摘要:一纸停止运营通知,将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品牌鼎寓推上了风口浪尖,这或将成为首个爆仓的长租公寓公司。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探访实地发现,鼎家公司已经人去楼空。虽然其在通知里称,已经引入上海寓团公寓管理公司承接业务,并提出…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上海报道

  金融是好东西,但也可能是坏东西。当一项民间交易引来金融平台参与,放大了杠杆的同时,也放大了风险。

  房租上涨成为近期的热点话题,也引来市场对于房屋租赁市场金融产品角色的关注。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实践中,在租房场景中,金融扮演的角色并不光彩,租金莫名变贷款、长租公
寓爆仓等问题不断。在市场人士看来,亟须对长租公
寓中介服务商沉淀的大量资金进行有效监管。

图片 1资料图:楼市。
中新社记者 韦亮 摄

  一纸停止运营通知,将杭州鼎家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长租公寓品牌“鼎寓”推上了风口浪尖,这或将成为首个爆仓的长租公寓公司。中国证券报(ID:xhszzb)记者探访实地发现,鼎家公司已经人去楼空。虽然其在通知里称,已经引入上海寓团公寓管理公司承接业务,并提出了解决方案,但数千租客的押金以及相应债务并未给出解决办法。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8年第41期)

  近期关于“资本介入长租公
寓推高租金”的讨论引发人们重新审视金融的属性。而鼎家的破产将这一讨论推向更深处。其中,最大的焦点就是租金贷:长租公
寓收取租客押金,同时通过金融平台提前收取租客全年租金,归集资金后除部分用以支付给房东,大部分资金用来扩张房产数量规模。一旦资金链断裂,也可能像近期的P2P爆雷,引发大规模的客户损失。

  租金“莫名”变贷款  

“租金贷”变身“套路贷”

  人去楼空 一片狼藉

曾被雷军看好的长租公寓“爆仓”了。

  长租公
寓通过租金贷这一金融业务直接涉及资金归集,是否合法合规?法律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资金沉淀本身,如果通过合同明确约定,则不算违规,但对于这本身引发的风险需要密切关注,必要时监管需要干预。但如果租客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网络贷款,将第三方网络贷款机构卷入,这种挪用租金建立资金池的行为,属于违法违规行为。

  8月22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消息称,当日开通打击“黑中介”举报热线,查处了23家违规中介机构,北京市住建委指出,“黑中介”热线投诉举报除了哄抬房租等,还包括强制贷款付租金。

住房租赁市场遭遇过度“金融化”

  8月23日下午,中国证券报记者赶到位于杭州市文二路上的文欣大厦,发现鼎家已是人去楼空,现场一片狼藉,地上遗落了大量合同文本。

10月17日,寓见公寓上海地区的租客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反映,自己与寓见公寓签订租约合同时所绑定的银行卡无故被提前一周扣款,与所属区域门店店长联系后,被告知寓见公寓资金链断裂,店长本人已两个月未收到薪水。这位店长还劝告他:“不要再向偿还贷款的银行卡里打钱了。”

  房租上涨背后的金融杠杆

  在租房分期产品中,有我爱我家(5.710, 0.14,
2.51%)主推的“相寓信用租房”项目“押零付一”、自如推出的“自如白条”、58同城推出的“58月付”等产品。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微博等社交媒体,有不少租客投诉,中介在推介过程中存在不告知具体模式以及存在隐患的问题,不知情的情况下贷了款。北京市住建委表示,针对住房租赁企业违规使用“租房贷”,目前正联合市银监局、市金融局、市税务局等部门调查取证,一旦查实,将从重处罚,联合惩戒。

□本报记者 高改芳

  现场陆续有业主和租客前来了解情况,公司目前仅剩安保人员驻守,表示对公司相关情况不知情,“我们只是负责保护公司现有办公财产”。

这位租客的遭遇并非个案。截至10月17日,寓见公寓租客QQ维权总群已有2000人。《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中获悉,部分租客已聚集在寓见公寓总部所在地的上海市徐汇经侦支队报案,并试图“围堵”寓见公寓CEO兼创始人林小森。

  在北京工作的苏女士最近正忙着找房子,但发现单间在2000元/月以下的房子在全北京都很难找了。越是到处去找,她的一个心结越强烈,那就是现在快到期的房子要是能够继续租该多好。现在住的单间带一个大阳台,光线很好,装修不错,才不到2000块。但是业主最近直接上门了,这是两年来第一次,通知他们房子要装修了,需要腾空。

  8月27日,深圳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规范“长租公
寓”业态涉互联网金融的风险提示》(以下简称《风险提示》),也对“租金贷”业务模式风险做出提示。《风险提示》称,近期市场上部分长租公
寓中介服务商联合互联网金融平台、金融机构等贷款机构开展“租金贷”业务。“租金贷”实际操作中,服务商在租客不知情或者未对租客进行充分风险提示的情况下为租客办理了“租金贷”服务,具有较强的蛊惑性、欺诈性。

当上海的长租公寓“寓见公寓”拖欠房东租金、私扣租客房款等事情曝光后,人们才发现在长租公寓背后隐匿着巨大的资金池,第三方理财平台、多家银行也被牵涉其中,其中的金融风险不容小觑。

  据媒体报道,截至2017年底,鼎家已发展长租公寓超过5000间,这意味着公司破产或将影响数千位房东租客。

10月17日傍晚6点半,记者在现场看到,林小森被数十位租客及房东“包围”在警局过道讨要说法。直至记者一个小时后离开,林小森都未说一句话。一名租客激动地说:“你今天就睡在这里,你也尝尝没有地方睡的滋味。”亦有租户找来椅子让其坐下,并称要陪他坐到天亮要个说法。

  “和业主同来的还有一个房产经纪人模样的年轻人,在房里拍照、量大小。一问才知是蛋壳公
寓的业务员。房东说,租给现在的房产代理公司,月租太低了,想重新装修,重新找代理公司。”苏女士说。

  据悉,“租金贷”业务是指租客向第三方金融机构或网络借贷平台申请信用贷款,机构一次性将等同于一年租金的资金放款给到服务商,服务商并未将全部资金给到房东,形成了资金占用。表面上租客按月付租金,实际上是每月向贷款机构还贷的服务。《风险提示》称,服务商通过对房屋租赁合同条款进行设计,在未对租客进行充分风险提示的前提下诱导租客与互联网金融平台签署贷款合同,将原本用于向房东支付租金的贷款资金截留,涉嫌非法侵占他人财物,造成租客、房东合法利益的重大损失。

业内人士表示,“寓见公寓”是房屋租赁行业“金融化”的典型代表。实际上,房屋装修、美容健身等消费领域的“金融化”早已出现过,风险也时有发生。怎样实现有效的行业监管,避免政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这些风险事件一再向我们揭示的治理急所。

  一位王姓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房子就在附近的教工路上,租给鼎家已经1年多了。“9月20号房子就到期了,但从7月开始公司就没给我房租了,我可能要损失3个月的房租,13000块钱。”王女士对记者说,“房租拿不到,是不是可以让租客搬出去了?”

图片 2

  而蛋壳公
寓的模式就是从业主手上拿下房子后,重新装修一遍,统一配备,再向房客出租。

  对于此类租房贷款,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租金贷款本身是值得行业鼓励的,但是这种偷偷为租客办理贷款的,其动机就不是为了服务租客,而是为了变相融资,一旦中间某个环节出了问题,类似房东不打算租房了,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即风险快速扩大。

刚刚大学毕业来沪工作的租客曹畅最近遇到了麻烦。今年7月,曹畅和寓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一年的房屋租赁合同。但只过了两个多月,曹畅就被告知因为拖欠房租,他要马上搬离现在租住的“长租公寓”。更让他不解的是,他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办理了晋商银行总额1万多、期限一年的信用贷款。目前还有上万元的贷款没还。如果逾期不还,他的征信记录就会受到影响,以后想贷款买房的时候可能会遇到麻烦。

  房东无法收到资金,租客则面临更加麻烦的局面。鼎家跑路后,租客面临被房东”扫地出门”的压力。更惨的是使用了房租贷的租客,一旦停止还款,不仅会产生高额滞纳金,还会影响个人征信。

10月17日晚在上海市徐汇区经侦支队大院内等候结果的租户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宋杰 摄)

  一家规模相对较小的房产代理公司的业务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现在北京的租房市场已经被这些长租公
寓完全搞乱了,今年房价不断上涨。“上次我们去看一套一居室的房子,业主报价4200元/月,我们觉得有点高,希望能少一点,没想到这时一位做长租公
寓的业务员赶来,直接问业主报多少,看到这么多人都想拿房,他直接说给业主4500元/月。”他说。

  易产生资金池风险

这一切要从他签订的租房合同,以及长租公寓运营方“寓见公寓”的运营模式说起。

  据了解,鼎家的不少租客以个人信用为担保,通过一款名为“爱上街”的APP分期房租贷产品,将租金一次性付给鼎家,租客再每月还款给APP直至租期结束。

图片 3

  蛋壳公 寓一位业务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租客与蛋壳公
寓签约时,签的不是纸质合同而是电子合同,如果是“押一付一”,签合同时还需要与第三方贷款平台签订一份贷款协议,目前合作的贷款平台之一便是微众银行。客户签约后,贷款平台一次性将租客一年的房租发放给蛋壳公
寓。

  除了租金贷问题,近日一家杭州长租公
寓公司宣布破产的事件,更是给金融+长租公 寓模式浇了一盆冷水。

曹畅出示给中国证券报记者的房屋租赁合同显示,房租一个月1264元,寓见收取服务费94元,以后每期服务费按当期房租的8%收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