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个税调整新消息:个税草案8月底二审

摘要:[ 摘要 ]
本文主要从:等方面进行分析,2018个税调整新消息:个税草案8月底二审。本轮个税改革,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除工资之外,其他三项原来都有扣除标准。
8月2731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

作者 沈燕

北京4月28日 –
针对美国的大规模减税计划,中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最新发布报告,建议要锐意推进税制改革,重塑中国全球竞争力。

北京4月28日 –
针对美国的大规模减税计划,中国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最新发布报告,建议要锐意推进税制改革,重塑中国全球竞争力。
该份名为“从中美税制比较和朗普减税方案的启示”的报告认为,相较而言中国的减税措施力度不大,除了营改增以外并未涉及税制的实质性改革,更多的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修修补补”。今年2月企业所得税法修正并未下调税率,各界期待已久的个税改革也未列入今年立法计划。
“考虑到美国税改将可能导致主要经济体在全球竞争力的重塑,中国有必要在税制改革方面加大力度,避免在新的全球竞争中失去先机。”报告称。
以下为报告全文:
为了促进经济复苏,全球主要经济体逐渐将政策中心从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正在兴起新一轮减税潮流,美国是领头羊。特朗普政府计划推出大幅减税方案,英国政府、法国总统热门竞选人以及其他主要发达国家都在致力于推动减税立法,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也宣布了减税计划。
相较而言,我国的减税措施力度不大,除了营改增以外并未涉及税制的实质性改革,更多的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修修补补”。今年2月企业所得税法修正并未下调税率,各界期待已久的个税改革也未列入今年立法计划。考虑到美国税改将可能导致主要经济体在全球竞争力的重塑,中国有必要在税制改革方面加大力度,避免在新的全球竞争中失去先机。
一、美国税改减税力度堪称史上最大
美国东部时间4月26日下午,美国财长努钦与特朗普经济顾问科恩于举行发布会,正式公布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最新税改计划。该税改方案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减税计划,在很大程度与特朗普竞选时的方案一致,将令企业、中产和顶级收入者受益,显着增强美国竞争力,激发经济增长活力。税改计划主要集中于减少企业税率、降低个人税负、增加海外税收三个方面。
表1 美国主要减税计划 企业部门减税 个人部门减税 海外部门加税
公司所得税率从35 减少个人所得税级 海外留存的数万 %降至15%
次和税率,从七级 亿美元一次性征 税率减少到三级, 税 分别为10%、25%和3 5%
废除“影响小企业 个人所得税免税额 海外子公司利润 和投资收入”的3.
度翻倍,提高扣除 提取10%的所得税 8%的奥巴马医保税 限额 为美国公司实现地
废除遗产税和替代 海外利润汇回美 区税制的公平化 最低税额 国征税35%
企业税收方面,税改计划的最大亮点是将公司税税率从35%大幅削减至15%,此外还要废除3.8%的奥巴马医保税、为美国公司实现地区税制公平化等。
从历年来主要发达国家公司税税率来看,总体趋势是逐渐下降,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降幅较大。美国公司所得税税率几十年没有改变,保持在35%的水平。与主要的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目前的公司所得税偏高,明显高于德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国,略微高于法国。公司税税率从目前的35%大幅削减到15%,将降至与德国、加拿大差不多的税率水平。由于除了公司所得税以外,德国还有10%-18%的营业税,加拿大还有商品与劳务税、社会保障税、各类附加税等,而美国其他税项相对较少,因而美国企业实际承担的综合税负将显着低于其他发达国家。如果公司税税率降到15%,几乎接近部分避税天堂的税率,显着提升美国竞争优势,将吸引大量企业留美。
个人所得税方面,减少个人所得税级次和税率,最高税率从39.6%降至35%,从七级税率减少到三级,分别为10%、25%和35%。此外还将个人所得税免税额度翻倍,夫妻联合报税的标准扣除额调高一倍至24000美元,撤销遗产税,还建议对有孩子家庭减税,力度也比较大。个税改革方案不但降低中产阶级税负,还减轻企业主和农场主负担,将促进消费增长和个人部门投资需求。
针对海外企业加税,对海外留存的数万亿美元一次性征税,美国公司留在海外的利润征收10%的税率,一旦海外利润汇回美国就要被征收高达35%的税。目前美国企业海外留存资金达2.6万亿美元,主要留存于各个避税天堂,对这部分海外留存资金的征收税率还未确定,但财政部长努钦表示税率会“非常具有竞争力”。加大对海外部门的征税力度,促进投资回流美国,力求把投资留在国内,带动制造业和商业发展。
如果减税计划顺利实施,单是公司税降到15%一项,预计将在2017年减少美国财政收入1080亿美元,2018年将达到2150亿美元,大幅提升企业盈利水平。从中长期来看,据测算,为期10年的综合税改计划将削减4.4万亿—5.9万亿美元的税收,无疑将显着增强美国的国际竞争力。值得注意的是,大规模的减税将加大美国联邦政府财政压力,降税带来经济增长扩大税基,能否弥补财政收入的减少目前难以估量。
二、中美比较显示我国税费负担较重
美国和中国分别是全球第一和第二大经济体,各自的税费负担对双方产业竞争力的影响很大,开展中美税负比较具有重要意义。中国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体制注定企业部门税费负担本来就较重,特朗普执政后力求推出大规模减税措施,可能进一步推升中国企业部门相对生产成本。
1.中国减税力度不及美国
近几年我国采取了很多减税降费措施。4月19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公布了6项减税举措,预计2017年将减轻各类市场主体税负3800多亿元,加上一季度已经出台的多项降费措施减负2000亿元,今年合计就可以实现全年减税降费5800亿元。减税降费取得一定成效,全国公共财政收入增速逐渐下降,2015年财政收入增长5.8%,低于GDP增速1.1个百分点,是上世纪90年初以来首次低于GDP增速。2016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15.96万亿元,同比增速进一步下降至4.5%,连续2年低于GDP增速。2016年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1.44%,是1995年以来首次下降。年初以来经济明显回暖、企业活力增强,与近几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为企业减负不无关系。
虽然近几年我国减税降费取得一定成效,但相较于美国的减税计划,我们目前的税改力度和幅度仍显不足。除了营改增以外,其余的税改措施进展非常缓慢,从具体内容来看,今年2月企业所得税法10年来首次修正,提供了更多税收优惠,但最为核心的企业所得税率并未下降,仍然是25%。各界期待已久的个税改革未列入2017年立法计划,财产税、遗产税等调节能力更强的个税更是遥遥无期。当前是经济增长动能转换的关键期,消费税改革迎来窗口期,但消费税改革缓慢,已经成为制约消费增长、导致消费外流的原因之一。从最近的改革动向来看,下一步消费税改革不但不会减税,可能还会加税。
2.中国宏观税负高于美国
宏观税负有不同的衡量口径,如果只算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中国为18.5%左右,似乎并不算高。由于我国财政收入很大一部分是非税收入,实际数值将远超于此。中国税收没有社保税,社保是以缴费的形式。美国宏观税负包含社保税,如果剔除社保税计算,美国税收收入占GDP比重在19%左右,与中国不相上下。
按照IMF数据公布特殊标准,财政部公布了广义财政收入口径下财政收入总额,包括了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除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之外的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以及社会保险基金收入。2015年中国广义财政收入口径下财政收入总额为198480亿元,占GDP的比重为29.33%。2016年美国相同口径下的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为26.36%,中国略高于美国。
2015年全国实际缴入国库的土地出让收入为33657.73亿元,如果考虑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的扩大广义财政口径,2015年总的广义财政收入为23.21万亿,占GDP的比重为34.3%。按照此口径,中国宏观税负不但高于美国,也高于OECD平均宏观税负。
3.中国企业税费名目繁杂、负担重
虽然从宏观角度看中国总体税负与其他国家相比并不算重,比美国高不了多少,但中国以间接税为主的税制决定了绝大部分的税收都来源于企业,总税收收入中企业缴纳部分达到90%左右,这是造成企业税费负担偏重的重要原因。
从主要税种来看,中国涉及企业税费目录超过10种,其中企业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3种占比较大。根据2016年的税收数据,企业所得税、增值税、营业税分别占总税收的比重为22.1%、31.2%、8.8%,合计占比达到62.2%。美国税制体系中间接税所占的比例很小,企业税负主要是公司税1种,占税收总额的比重为16%。
从企业税费来看,除了缴纳所得税、增值税、消费税等税收之外,中国的企业还要在此基础上缴纳约13%的附加税费,包括约7%的城市维护建设费、5%的教育附加费和1%的防洪费等。根据世界银行测算,中国企业的总税率(企业纳税总额与政府收费占企业利润的比例)远远高于美国的总税率。2016年中国企业总税率为68%,在全球190个经济体里税负排第12位;美国企业的总税率是44%。
除了税费负担以外,国内制造业还面临劳动力、土地价格上涨,产能、资源约束。企业成本不断上涨,投资效率持续降低,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已经超过形成真实资本总额的47%,也就是接近一半的投资支出难以形成资本。2016年民间投资出现断崖式下滑,民间投资中接近45%是制造业投资,表明制造业增长压力很大。
4.中国个税结构简单粗放
由于税制的差异,美国个人税在财政收入中所占比重很大,大部分年份占比在45%-50%。中国个人税贡献很小,占比在6%-8%。虽然从税收总量上来看美国的个税负担高于中国,但是美国居民享受的社会福利远远好于中国,意味着个税的返还力度很大。美国在确定应税所得时规定了许多详细的所得扣除项目,主要包括商业扣除和个人扣除,例如纳税人的子女抚养、65岁以上老年人赡养、伤残人员抵免等等都可列为抵扣项目。综合考虑社会福利效应,中国的个税负担未必低于美国。
除了社会福利效应以外,美国个税结构很丰富,具有很强的“均贫富”作用,而中国的个税结构过于单一。美国开征的个人税种主要包括个人所得税、财产税、遗产税、财产赠与税等。中国开征的个人税种主要是个人所得税,没有资本利得税,也没有开征财产税、遗产税、财产赠与税等税种。相较而言,中国的个人所得税主要针对工薪阶层的工薪所得进行严格征税,针对富人的投资所得税、房产税、遗产税、财产赠与税等缺失,制度漏损比较大。对于广大工薪阶层而言,中国的个税负担显着高于美国。
5.中国非税收入远超美国
虽然近几年加大清理各类收费的力度,由于收费主体多元化严重现象,难以有效约束,非税收性收入快速增长。即便经济增速逐渐下降,各年度的非税收入增速都在2位数,非税收入占财政收入比重逐年上涨,2016年达到18.3%。非税收入主要包括专项收入、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收入和其他收入,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是中国企业和个人感觉税负较重的重要原因。
美国的非税收入主要是各类收费,包括行政性收费、机场、公园等公共设施使用费等,并且非税收入都要纳入预算管理。非税收入在美国财政收入中的占比较低,各年度较为平稳,在略低于5%的水平,比重比中国的1/3还低。
三、我国税制改革建议
虽然减税在短期会减少财政税收,但可以起到“放水养鱼”的作用;不但能够为实体经济创造更加良好的营商环境,激活实体经济内生动力,而且可以逐渐扩大税基。从中长期来看,随着“拉弗曲线”效应的显现,降低税率反而有助于税收的增长。最近美国的减税政策对中国的全球竞争力来说又是一大外部压力。中国有必要重新审视税费体制,从战略高度谋划新一轮税改,以重塑我国的全球竞争力。
1.根据经济发展和转型需要开展税制改革
税制结构的调整优化取决于经济社会的发展水平和财政税收的管理能力。我国人均GDP已超过8000美元,处于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转型的关键时期,税制结构也应相应改革。目前我国以间接税为主、直接税为辅,适合于中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阶段,现行的税收体制已经对经济社会转型发展形成明显的制约。
未来改革的方向:一是逐渐降低间接税比重,应从目前90%的比重逐渐降低至70%以内。只有宏观税收结构得到合理调整,降低间接税,才能真正起到对生产环节的减税作用。二是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生活水平的提升、贫富差距的扩大,应加大直接税比重。当前我国很多适合直接税征收的领域处于真空状态,征收空间很大。直接税具有相对公平、合理的特点,有利于发挥税收的宏观调节作用。
三是调整优化中央税和地方税结构。加强中央财政对经济不发达地区的支持,提升地方财政灵活性和有效性,应提高中央税、地方税收入占全国税收收入的比重,降低中央与地方共享税收入占全国税收收入的比重,明确划分财权事权,提升透明度。
2.减少收费项目,降低非税收入比重
我国企业收费项目繁杂,增加了企业经营成本。近年来非税收入增长较快,占财政收入的比重超过美国非税收入比重的3倍多。应进一步加强各项收费项目整治清理工作,通过法律规范相关的收费项目。取消重复收费项目和各级部门行政管理权限开征的收费项目;具有税收性质的收费项目要开展费改税;确实需要保留的收费项目要严格通过法律法规加以规范。各地方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现象屡禁不止的根本原因是地方税的改革相对滞后。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和其他各项建设事业,需要地方财政的大力支持。由于税制改革滞后,不利于增加地方财政收入,为了筹集经济社会发展所需要资金,地方政府融资需求和收费趋向较强。因此,需要加快地方税费改革步伐,例如排污费改为环保税。
3.大幅降低企业税费负担
近年来出台大量减税降费措施,但企业普遍反映税负感仍然很重,主要在于企业经营综合成本走高以及税费结构改革不彻底两方面原因。在现行税制下,无论企业盈利状况如何,即便是亏损,也都需要缴纳增值税,再加上各类收费、基金、乱摊派和乱罚款等,加重了企业的税负感。在经济繁荣时期企业的税负感往往不强,当前经济下行叠加各类要素成本的上涨,企业税负感重的问题明显凸显出来。
未来有必要在以下几方面进行调整:一是降低企业所得税率。在国际降税新潮流下,降低企业所得税税率已是迫在眉睫,企业所得税法修改应实质性推进。二是降低增值税率。增值税税率从4档简并为3档,仍是不够的,应进一步降低营改增之后的税收强度。三是减少合并间接税项目和收费项目。涉企收税项目繁多,不完全统计就有10多项,加上各类收费项目,至少有几十项,应减少简化。四是改善营商环境降低综合成本。完善市场机制,从企业实际出发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用地用能成本、融资成本、物流成本等综合成本。
4.开展个人综合所得税改革
全球大概有80%以上的国家对个税采用综合所得税制模式,中国属于少数采取分类所得税制的国家。个税改革方案经过多年来的讨论研究,目前仍未见实质性推进。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个税改革已迫在眉睫,需要增强个税均贫富的能力,起到“提低、扩中、限高”的作用,促进中等收入群体成长。一是实行综合所得税制。对纳税人的各种收入的应纳税所得进行综合征收,扩大减除费用范围和标准,将家庭教育支出、医疗费用、房贷利息、房租等设置成独立的扣除项目,在税前扣除。
二是提高个税起征点。在现行的个税体制下,最容易征收的是工资薪金。3500元的起征点仍然偏低,税负承担最重的是中等收入者和一、二线城市的工薪阶层,不仅加重了个人负担,还影响消费支出,应尽快上调。三是研究制定调节能力强的各类税种。加快研究制定财产税、房地产税、遗产税、赠与税等,不但增强税收的贫富调节能力,还能一定程度弥补企业减税降费带来的财政收入减少。
(发稿 沈燕; 审校 曾祥进)

备受关注的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19日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这是个税法自1980年出台以来第七次大修,也将迎来一次根本性变革: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优化调整税率结构,扩大较低档税率级距……

    [摘要]
本文主要从:等方面进行分析,2018个税调整新消息:个税草案8月底二审。本轮个税改革,将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特许权使用费等4项劳动性所得纳入综合征税范围,除工资之外,其他三项原来都有扣除标准。

图片 1

该份名为“从中美税制比较和朗普减税方案的启示”的报告认为,相较而言中国的减税措施力度不大,除了营改增以外并未涉及税制的实质性改革,更多的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修修补补”。今年2月企业所得税法修正并未下调税率,各界期待已久的个税改革也未列入今年立法计划。

此次税法改革有哪些亮点?又将对百姓生活影响几何?

   
8月27–31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将审议个税草案等。6月中旬,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个税草案,月底公布个税草案全文,并向社会大众公开征求意见。一个月内,最终有6万多人提出13万多条意见。

2011年3月9日,一名妇女经过合肥税务机构门前。REUTERS/Stringer

“考虑到美国税改将可能导致主要经济体在全球竞争力的重塑,中国有必要在税制改革方面加大力度,避免在新的全球竞争中失去先机。”报告称。

提高起征点 降低税负

   
在充分听取民意之后,个税起征点、税率、专项附加扣除等将有哪些调整?答案有望将在8月31日揭晓。而据财政部8月13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作为国内第三大税种,1–7月累计个人所得税9225亿元,同比增长20.6%,超过2015年全年个税收入。

北京4月20日电—中国公布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明确个税扣除额将由此前的每月2,000元人民币提升至3,000元;同时缩减税收级距,由以前的九级减至七级,并调整相应的税率.

以下为报告全文:

在一个名为“2018个税计算器”的小程序中,记者随手输入所在省份和月薪,该程序很快算出结果:“10000元月薪按照现行累进税率计算,预计每月可省下150元。”这是19日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中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5000元公布后,由新的计税方法得出的结果。

   
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翟继光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专访时解释,个税增速快主要有三个原因:

根据草案,拟取消现行超额累进税率中15%和40%两档税率,扩大了5%和10%两个低档税率的使用范围.草案还扩大了最高税率45%的覆盖范围,将现行适用40%税率的应纳税所得额,并入45%税率,加大了对高收入者的调节力度.

为了促进经济复苏,全球主要经济体逐渐将政策中心从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正在兴起新一轮减税潮流,美国是领头羊。特朗普政府计划推出大幅减税方案,英国政府、法国总统热门竞选人以及其他主要发达国家都在致力于推动减税立法,印度等发展中国家也宣布了减税计划。

个人所得税是目前我国仅次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的第三大税种,在筹集财政收入、调节收入分配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改革个人所得税,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

    一是今年的工资收入增速高于去年同期;

个人所得税属于直接税,具有无法转嫁的特点,主要是调节收入分配.

相较而言,我国的减税措施力度不大,除了营改增以外并未涉及税制的实质性改革,更多的是在现有基础上进行“修修补补”。今年2月企业所得税法修正并未下调税率,各界期待已久的个税改革也未列入今年立法计划。考虑到美国税改将可能导致主要经济体在全球竞争力的重塑,中国有必要在税制改革方面加大力度,避免在新的全球竞争中失去先机。

“个税起征点就是公众的基本生计费用,这个标准是多少,要综合全国各地个人基本生活所需的费用来进行测算。此次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适应了人民群众消费支出水平增长的趋势,使中等以下收入群体税负下降,有利于增强居民的消费能力。”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指出。

   
二是税务征管水平提高,特别是将个税纳入“金税三期工程”,监管技术、手段、覆盖面再度提升,个税偷逃漏税行为得到抑制;

以下为此次个税调整的有关问答.

一、美国税改减税力度堪称史上最大

在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看来,这次修改个人所得税法主要是对当前不适应改革需要的内容进行修改,随着近几年人民基本生活开销不断增长,调整个税起征点成为大势所趋,“从3500元提高到5000元,提高幅度达到40%以上,改革力度较大,触及面广,凸显了公平合理的原则”。

   
三是个税有11个征税对象,个人财产租赁、转让等产生的税收也是个税猛涨的原因之一。

**个税调整後谁将受益?**

中国一直强调扩大内需以拉动经济增长,而在应对通胀正成为一场持久战的当下,减轻居民直接税负就意味着增加收入,因此个税改革在改善贫富差距,调整收入分配以应对通胀都具有现实意义.

个人所得税的税基是个人收入.近年来工薪所得项目个人所得税收入占个人所得税总收入的比重约为50%左右,工薪收入者作为社会的主要群体构成了个人所得税的最大税源.

中国财政部长谢旭人称,减除费用标准上调至每月3,000元后,工薪所得纳税人占全部工薪收入人群的比重,将由目前的28%下降到12%左右.

美国东部时间4月26日下午,美国财长努钦与特朗普经济顾问科恩于举行发布会,正式公布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最新税改计划。该税改方案被认为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减税计划,在很大程度与特朗普竞选时的方案一致,将令企业、中产和顶级收入者受益,显着增强美国竞争力,激发经济增长活力。税改计划主要集中于减少企业税率、降低个人税负、增加海外税收三个方面。

据此前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测算,个税起征点提高至5000元,全国纳税总额将减少1720亿元。但税收减少只是暂时的,随着人民收入水平的提高,预计明年纳税总额即恢复到当前水平,纳税人口也将在几年后恢复至当前水平。

    个税4年翻番是好事

财政部财科所教授孙钢则指出,关注整个税率表的调整应该比提高起征点更有意义.级距缩小级差拉大意味着税率表下方的人纳税额会因此减少,会减轻税负,而这部分人群是个税交纳群体中比例最大的,也更能起到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

根据草案,第一级5%税率对应的月应纳税所得额由现行不超过500元扩大到1,500元;第二级10%税率对应的月应纳税额由现行的500元-2,000元扩大为1,500元-4,500元.

在扣除3,000元免征额後,如果收入1,500元以下,将适用5%的税率.表明扣除各项保险後的月收入4,500元的职工,将适用5%的税率,月缴纳75元的税.

而按照目前的个税法规定,扣除保险後如果月收入4,500元,将适用15%的税率,每月将缴纳个税250元.新的方案将减少税收175元.

表1 美国主要减税计划

向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转化

   
时代周报:自2014年至今,全国个税年均增速18%左右。你如何看待个税4年翻番的速度?

**个税调整对国家税收影响?**

中国于1980年开始徵收个人所得税,最初800元/月的免征额一直持续了20多年,直到2006年1月才提高至1,600元,之後又在2008年3月将免征额进一步提高到2,000元.

个人所得税开征以来,个税收入连年大幅增长,特别是1994年新税制实施以来,个人所得税收入以年均34%的增幅稳步增长.目前已成为国内税收中的第四大税种.

中国2010年个人所得税收入4,837.17亿元,同比增长22.5%,比上年同期增速加快16.4个百分点;个人所得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6.6%.

由于个税目前在中国税收收入中的比重并不大,且此次调整税率及级距後,个税对高收入人群的收入调节并没有减少,因此未必会导致个税收入的大幅下降.

财政部预算报告就称,2011年的个人所得税预算数为5,200亿元,预算数较上年执行数增长7.5%.

财政部副部长王军此前曾表示,工薪所得费用扣除额如果由2,000调整为3,000元,纳税人口将减少到税基人口的12%,也就是减少4,800万人.但如果提高到5,000元,则只有3%的人纳税,这个税存在的意义就不大了.

据谢旭人介绍,与2010年相比,提高工资薪金所得减除费用标准,约减少个人所得税收入990亿元.而调整工薪所得税率级次级距,约减少个人所得税收入100亿元,其中税负减少的纳税人减税约180亿元,税负增加的纳税人增税约80亿元.

企业部门减税 个人部门减税 海外部门加税

更值得注意的是,草案还优化调整了税率结构。以现行工资、薪金所得税率(3%至45%的7级超额累进税率)为基础,将按月计算应纳税所得额调整为按年计算,并优化调整部分税率的级距。具体是: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3%税率的级距扩大一倍,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大幅扩大10%税率的级距,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20%;相应缩小25%税率的级距,30%、35%、45%这三档较高税率的级距保持不变。

   
翟继光:我认为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从全球来看,西方国家的个税在该国全部税收收入里占比较高,不少国家占50%左右,即使是占比较低的也至少达到30%,美国甚至达到60%以上,但中国个税占税收收入的比重还不到10%。

**现行个税仍有哪些缺陷?**

尽管中国个税改革此次又向前推进了一步,但相较十二五(2011-2015年)规划中提到的个税改革方向,即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目标,仍有很漫长的路要走.

一位不具名的财税官员指出,此次累进税率级距由原来的九级减为七级,不仅有助于简化税率,同时也为将来进一步缩减级距预留空间.

中国自个人所得税法颁布实施30年来,一直实行的是分类税制,即对纳税人的各项收入进行分类,采取”分别徵收、各个清缴”.与综合税制模式相比,分类征税模式难以全面、完整地体现纳税人的真实纳税能力.

国家税务总局前局长杨崇春此前曾撰文指出,目前个人所得税的问题主要包括:应税项目按分类征税,没有将各项所得收入综合徵收,难以体现合理负担;按个人徵收,没有考虑家庭实际负担能力,采用一个扣除额,供养人口多的负担重,供养人口少的负担轻.

而个人所得税徵收管理上的问题则包括:未建立全面实行纳税人自行申报制度,信息不完善,没有全国统一的个税管理系统,无法进行纳税稽核等.

在一些个税制度比较成熟的国家,一般采取的是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除对个人不同收入来源采取相应的分类,还采用综合个人所得税制,将其全年的收入纳入计税范围,以家庭为主体徵收个人所得税早就是国际惯例.

–审校 张喜良

公司所得税率从35%降至15%
减少个人所得税级次和税率,从七级税率减少到三级,分别为10%、25
海外留存的数万亿美元一次性征税

“税率降低、税基扩大,意味着个税的累进程度降低了,整体表现为税负的降低,将改革的好处让渡给更多的低收入群体,朝着税制公平向前迈出一大步。”中央财经大学政府预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