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中国人在日本的小山村,用五行造了个“光之隧道”,日本人沸腾了……

马岩松+MAD Architects、

领到长安街上一起游荡。

图片 1

《再构筑》,行武治美,2006

原标题:2018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乡村新生的艺术样本

图片 2

高中学校离北影很近,

2000年成立以来,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呈现了大量国际艺术家的作品,其中包括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伊利亚与艾米利亚卡巴科夫、蔡国强、詹姆斯特瑞尔、草间弥生等等。除了已有的200余件作品外,今年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展示超过160件新作品。来自44个国家的艺术家、建筑师和表演者总共带来超过360件作品,这些作品分布在760平方公里的土地、梯田、山脉、森林、无人居住的农舍和空关的教学楼中。

《花开妻有》,草间弥生

《最后的教室》,Christian Boltanski Jean Kalman,2006

越后妻有

2002年,马岩松完成了,

作为传统的偏远乡村,越后妻有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人口空心化的衰败。人口数量不到7万。严酷的自然环境使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逃向大都市,老龄化越来越严重,不断有农田废耕,房屋闲置。在越后妻有走向衰败的过程中,艺术的出现成为其命运的转折点。

由此可见,不断加剧的乡村的商品化过程或者不断涌现的新的乡村商品化形式,某种意义上来说并不会完全剥夺乡村景观与文化的意义;相反的,这种商品化的过程是在不断为全球与地方力量所建构出来的乡村提供或者相互冲突又或者互为补充的全新素材、理念,使得这些建构显得愈来愈丰富,也愈来愈真实。然而,商品化的过程却从农民手中攫取了这些乡村生活的符号,以拯救这些被淘汰的物质文化的姿态,将它们转化成了一种清净、整洁、古雅、浪漫的乡村生活的必要组成部分。也就是说,越后妻有在无形之中已经变成了景观化的乡村美好生活的具体表现。如此一来,参观大地艺术祭的观众们关于乡村美好生活的认知和想象就愈来愈依凭于鲍德里亚所谓乡村性的拟像,由脱胎于都市美学、服务于资本积累的诸多戏仿的乡村元素编织而成。

第七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海报

图片 3

这个设计得到众多国外媒体追捧,

编辑:江兵

事实上,大地艺术祭所贩卖的农业产品、生活用品或者针织物品和艺术衍生品,尽管实际上往往是由工厂批量生产,却被当作一种更好的、更为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的象征以高价销售。然而,我们要关注的不是商品本身,而是商品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和交换过程中如何借助神圣化的艺术节形式带上拜物教的性质、成为人们盲目迷恋的对象,以及在这样一种商品拜物教的影响下,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如何被人们之间的物的关系和物之间的社会关系所掩盖与取代。当商品化的形象被普遍当作社会现实的真实反映,现实就被化约成了一种物化的表象,成了居伊德波口中的景观。乡村在艺术节形式下的景观化体现为一种去政治化的、绥靖的过程,旨在掩盖晚期资本主义持续不断的种种异化过程。

中国艺术家马岩松作品《光的隧道》在清津峡渓谷隧道提前亮相

Pascale Marthine Tayou 《反转城市》

叙事艺术博物馆设计权;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强调要反映与本地居民和土地相结合的艺术作品,因此与当地不相适应的艺术作品,是无法得到好的评价的。每一届艺术节举办后,经典的作品会被永久性保存,而这样的作品必须满足三个条件:第一,是公认的好作品;第二,能抵抗本地冬季大雪;第三,与本土环境相协调。其余作品则会被陆续拆除。

《光之馆》,James Turrell

在众多参展艺术家当中,徐冰的作品无疑令人十分期待。这一次他会继续讲述背后的故事,在结合日本的文化艺术同时,将有全新的呈现。邬建安则将继续在日本延续五百笔计划,这一次,他把整个华园CHINA
HOUSE的老房子整体利用起来,让一个百年建筑成为艺术品的载体,也为所在的室野村带去来自外部的关注和活力。

图片 4邬建安《五百笔之屋》

后来回到北京,

在大地艺术祭中,艺术只是一个催化剂,用以呈现当地的历史和人的生活方式。北川富朗曾说道。

《信浓川水路》,磯辺行久,2000

以大地为沃土,以艺术为纽带,人文与自然的萌芽再次盎然生发。三年一届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对于越后妻有这片原本与艺术和现代化无关的乡野区域,在政治、经济、文化、环境上都产生了持久而深远的影响。

图片 5

在当下这一世,只要做好自己,

和许多双年展、三年展通过艺术展示创作者对世界的思考不同,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与当地居民有更深的联系,他们也是参与者,如今一些村民还会自愿帮助艺术家在当地制作作品。在北川看来,大地艺术节的产生是因为希望恢复乡村的活力,用艺术家的眼睛发现当地资源,让老百姓参与其中。曾经几近荒废而只有六万多人口的乡镇萌发了新生,艺术祭和后续的系列活动制造了更多就业岗位,当地民众的生活得到了实质性的改善。

《清津峡谷隧道观景台》,马岩松:MADArchitects,2018

而本届艺术节亦是有史以来中国艺术家参展及作品最为丰硕的一年,包括徐冰、马岩松/MADArchitects、王思顺+蔡国强、邬建安、高瑀、张哲溢、郑宏昌、刘李杰、向阳、C+Architects、柳亦春/大舍建筑+殷漪,以及来自中国台湾的幾米、林舜龙、王耀庆,与中国香港的伍绍劲、Sense
Art Studio、St. James’ Creation,并在地设立了长期的华园CHINA
HOUSE与香港HOUSE。由于这些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艺术家的广泛参与,形成了广泛深入的艺术交流与文化互动,也进一步推动了艺术祭在中国的集体认知。

第二观景台中央的“泡泡”实质是一处卫生间,单面透视镜使得只有室内可看穿室外。“泡泡”内的使用者,就像是实现了儿时当“隐形人”的愿望,不被人发现,看游人百态,静对自然。

高考成绩也很不错,

方丈记私记特别展的作品

无力的结构FIG.429,艾默格林与德拉塞特

《梯田》,IlyaEmilia Kabakov,2000

图片 6

“我说,钱还不太够;他说,我再给你加。

伊利亚与艾米利亚卡巴科夫创作的《梯田》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据不完全统计约有将近4万人次的游客踏上了前往日本著名的艺术三年展大地艺术祭的路程。在总策展人北川富朗及其专业团队的努力下,该地区从2000年开始已经连续举办了6届大地艺术节。由于此次艺术节得到了中方文化艺术机构瀚和文化及众多中国艺术家如徐冰、马岩松+MAD
Architects、王思顺、邬建安等驻地艺术项目的支持,再加上在中国举办的新闻发布及社交平台的旅游资讯传播和疯转,不少中国游客在国内上着班就提前订好了暑期前往日本新潟县的艺术节门票、往返机票和当地特色旅社,甚至一时间从东京往返越后汤泽站的新干线火车票都是一座难求。

《光之馆》,詹姆斯特瑞尔,2000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

胆大又不安分的孩子王。

今年的大地艺术祭由四个板块构成:一丈四方的空间源自人类土地的自然艺术以人为介质的艺术流动以及追溯人类的本源企划展。

这些浪漫情怀构成了想象中的乡村景观的基础,也同时遮蔽和掩盖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的乡村中所存在的诸多现实问题。在发达资本主义社会中,都市生活的反乌托邦想象与乡村的浪漫图景交织在一起,催生了特权阶层中一种历史悠久的逃离都市的习惯。正如大卫哈维指出的,在标榜自由放纵的汽车文化的助力下,一种多赚些钱然后赶紧逃离都市、逃向自然的冲动已经不知不觉地深入人心。这种倾向在二战之后变得愈发明显:富有的城市居民将这样的乡村地区当作娱乐休闲的度假场所,而这又反过来强化甚至丰富了消费社会关于乡村的浪漫化、理想化的描述。不难想象的是,政府部门和商业文化机构也正是看到了向城市居民出售这种走进自然的乡村体验所能带来的市场前景,一整个乡村文化产业才应运而生,并将一系列乡村的日常生产生活行为景观化、商品化、艺术化,再附加上更为浪漫诗意的意象。

图片 7

草间弥生《花开妻有》

除去天马行空的绘画,

以人为介质的艺术流动体现出国内外艺术中心和工作室在艺术祭中的参与。随着艺术祭与世界其他艺术节的联系越来越紧密,通过艺术而建立起来的网络正从日本国内向国外扩展。如今,来自世界各地的工作室和机构纷纷在越后妻有设立卫星基地。以中国为例,本届艺术节是有史以来中国艺术家参展及作品最多的一年,包括徐冰、马岩松/MAD
Architects、王思顺+蔡国强、邬建安、高瑀、张哲溢、郑宏昌、刘李杰、向阳、C+Architects、柳亦春/大舍建筑+殷漪,以及来自中国台湾的幾米、与中国香港的伍绍劲、Sense
Art Studio、St. James Creation,并在地设立了长期的华园CHINA
HOUSE与香港HOUSE。此外,追溯人类的本源企划展将追寻人类的本源,你能在这里看到拉斯科岩洞和阿尔塔米拉洞窟一般的壁画风貌,一窥人类本初的美术起源和生活。

事实上,越后妻有并不是日文中确切的城市与地名,它是包括日本新潟县南部的十日町和津南町在内的760
平方公里的区域。越在日语里有难以逾越的意思,越后就是更难到达的地方,地处偏僻的越后妻有地区散落着200个左右传统意义上的村落。不管是铃木牧之的《北越雪谱》,还是川端康城的《雪国》,新泻留给人的印象似乎只有大雪。这里的地貌以多山的平原为主,由于山脉阻隔和气候原因,人口稀少,交通闭塞。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日本的经济在战后经历了难以想象的泡沫和危机,新泻县的传统农业持续衰落,年轻人纷纷移居东京、大阪等大都市寻求发展,使得乡村因人口流失沦为了空巢化的老人、闲置学校和废弃住宅的破落之所。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宣传标识

徐冰《背后的故事》(Story of the back side)

鱼缸

在北川富朗看来,大地艺术祭的初衷是让村落中的爷爷奶奶们都能有开心的回忆,即使只是一瞬也好。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参展艺术家必须帮助当地居民展现当地生活,聘用当地工匠,结合丰富自然资源,展现当地传统产业,比如温泉、梯田景观、大米、烧陶文化等。

原标题:观点|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乡村拟像与难以到达之地

第七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将于2018年7月29日-9月17日期间在越后妻有地举办。此届艺术祭的策展主题为地球环境时代的艺术,指向人类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生态问题以及因互联网而疏远的人际交流,提出重新回归自然与人性的美好希望。共有来自44个国家的335组艺术家创作的378件艺术作品,包括历届制作的206件作品。

图片 8

这一次申请,

越后妻有是包括日本新潟县南部的十日町市和津南町在内的760
平方公里的土地,比东京23 区还要广阔,距离东京大约2
小时的车程。越后妻有是日本少有的大雪地带,川端康成的《雪国》就是以这里为背景。越后妻有历史悠久,大概4000
年前的绳文时期代已有人在当地居住,至今仍保留着国宝火焰型土器,农业和土地紧紧相连。

1994年新潟县政府提出的地区活性化政策新千年发展计划,身为艺术总监的北川富朗则声称要以艺术改变现实,创办了大地艺术祭并致力于使越后妻有成为展示人类与自然如何建立关联的示范区。因此,就有了这样一批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以山村和森林为舞台,重新探讨现代和传统、城市和乡村的关系。此次大地艺术祭的艺术作品构成包括两种模式:邀请参展以及公开招募。艺术家以当地驻留的方式创作很多作品,材料来自周边,并与村民合作共同完成。最后驻留在14所学校、40余间空置房屋、760平方公里乡野,还有里山美术馆、农舞台、清津仓库美术馆、明后日新闻社文化事业部等逐步新建的美术馆、艺术机构合作空间。不同作品之间距离非常远,由此延长了人们在当地的停留天数,增加了人们前往越后的次数,由此叠加成倍的交通、餐饮、住宿、娱乐、特产收益。

艺术家邬建安参加第七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的作品《五百笔》示意图

图片 9

他就会乘公交车“离家出走”,

马岩松《光之隧道》,今年艺术祭的新作品

三省HOUSE里的小艺术商店

你知道吗?日本有一个艺术祭真的拯救了这样一个濒临消失的山村,那就是被喻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户外型国际艺术节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越来越多的农村人口离开了这片土地。

责任编辑:

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Echigo-Tsumari Art
Triennale)始于2000年,在以冬季大雪和里山文化为特色的新潟举行,每三年举办一次,艺术祭以农田作为舞台,艺术作为桥梁,连接人与自然,试图探讨地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重振在现代化过程中日益衰颓老化的农业地区。2018年,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正式迈入第七届,今年的主题为地球环境时代的艺术,近20年来的主题或许有些不同,但核心概念之一始终是透过艺术,探讨人与自然的关系。据了解,2018年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从7月29日持续至9月17日。

地处偏僻的日本越后妻有已被打造成耳熟能详的文化旅游热点,体验浪漫田园生活的需求,资本、文化机构与地方政府一起尝试重现前工业时代的乡村景观以及重构前工业时代的乡村浪漫印象。而参观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的观众们关于乡村美好生活的认知和想象就愈来愈依凭于鲍德里亚所谓乡村性的拟像,并由脱胎于都市美学、服务于资本积累的诸多戏仿的乡村元素编织而成。

《梦之屋》,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2000

图片 10

提起马岩松的代表作,

Bruno Mathon的作品《六种美德》,灵感来自假设自然对人类所说的话

越后在日语中的意思有更难以到达的地方之意,真正的回归田园与心灵的自在,或许仍是难以到达的。

这件作品是对当地勤劳农耕的人们的称颂。

在预算、时间、自然环境等

还在各大权威杂志上露脸,

如今,区域的价值被全球化的浪潮所淹没,而呈现出同质化。对此,今年的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将通过展览和音乐会来审视艺术和建筑对于抵抗同质化所能扮演的角色。方丈记私记特别展是本届艺术祭对于文化同质化的一种回应。日本中世纪诗人曾在自己的方丈之庵里生活,与外面的战争和灾难相隔绝,他记录这段生活的随笔就名为《方丈记》。受鸭长明《方丈记》一书的启发,北川富朗在本届艺术节上发起方丈记私记,以日本最小的空间单位四叠半为创作基本,通过艺术家、建筑家的创作,让当地人和游客们,透过这些具有功能性的小空间,看到一个广阔的外部世界,使人们在体验中获得不同文化和视野的交流。27位国际艺术家和建筑师将在里山现代美术馆中各自打造一个微型空间,由此来反观世界与自身的关系。这些空间具有不同的功能,包括居住、用餐、办公,甚至桑拿等等。未来,这些微型空间将会搬到十日町市中心。

有趣的是,大地艺术祭采用地球环境时代的美术为展览主题,这一slogan如广告修辞般把这个旅游胜地兜售给那些急需释放或减压的城市消费者。与之相伴的还有近200场连续不断的活动,囊括了7-9月所有的日本传统节日,盆踊、花火、夏祭、能剧以及时下流行的自行车比赛、露天电影、现代歌舞、艺术交流论坛、行为艺术等活动融入了整个越后妻有,被称为将艺术、节庆、游戏、自然融为一体的五感的艺术节。这一切都是为了能更好地满足不断增长的、体验浪漫田园生活的需求,资本、文化机构与地方政府一起尝试重现前工业时代的乡村景观以及重构前工业时代的乡村浪漫印象。

这是一个与金钱无关的世界,北川弗兰说,要是这个环境这么恶劣的地方也能成为一个乌托邦的话,哪怕只有一瞬间,我都想把它一直这样做下去。

这次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图片 11

詹姆斯图瑞尔光之馆

总的来说,大地艺术祭在越后妻有深耕长达20年,还是给绝大多数本地居民带来了周期性的人潮涌动和振兴当地经济的积极影响。不仅有来自全世界的艺术节志愿者们协助当地从事农业生产和乡村建设,甚至还组建了一支卓有成效的女子足球队。除此之外,从第二届艺术节开始,松代梯田银行项目就邀请外来者参与农田的插秧和收获,认领土地的都市居民可以获得部分大米作为回报。到目前为止,该地区认养土地人数有345人、企业团体8个,总耕作面积超过8万平方米。与此同时,困扰当地居民的40栋空屋、10所废校,也被大地艺术节改造成为餐厅、宿舍或展览空间,从而活化并升华了当地的社区人气和建筑魅力。

2000年,一批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发起了以人类属于大自然为主题的艺术节,在策展人北川弗兰的努力下,这760平方公里的山村和森林变成艺术的舞台,重新探讨现代和传统、城市和乡村的关系。大地艺术祭的成功给越后妻有重新注入了活力,仅2015年,参观的人数就达到了49万人次。

7月29-9月17日

比北京电影学院高出三百多分。

知名艺术策展人北川富朗可以说是越后妻有的艺术拯救者。北川的家乡就在同属越后地区的上越市。为了振兴当地的生活,北川富朗秉持人类是自然一部分的理念,希望借用艺术的力量使越后妻有成为展示人类与自然如何建立关联的示范区。

笔者恰巧在大地艺术祭和FUJI
ROCK召开之前受主办方之邀踏上这片土地,一脸惊讶地看到了新潟县内空荡荡的商店街和几乎没有住客的温泉旅馆,甚至空无一人的便利店为欢迎我们还特意送出许多抽奖券和礼品券。满怀着放松身心的愿望来到这片风景优美的田野,却目睹如此凋敝的乡村景象和佝偻着身躯缓缓而行的老人背影,心中难免生出一种萧瑟之感。与之形成紧密关联的是,在全球化背景下现代都市主义的高歌猛进从一开始就蒙上了种种反乌托邦的阴影,乡村的结构在以几乎光速的节奏发生着萎缩和蜕变。相应地,怀念旧时田园生活的乡愁情结就成为了西方社会流行文化中的一个常见主题:在北美表现为逆都市主义以及乡村社会浪漫化的泛滥,而在英国则体现为将乡村描绘成一片绿色宜人土地的田园牧歌及其对健康、清洁、静谧、愉快的乡间生活的歌颂。

作品寄寓了将这个地区及植物的活力延续下去的希望。

MAD改造的观光隧道全长约750米,是当地1996年专为游览日本三大峡谷之一的“清津峡”(日本三大峡谷之一)所建造。

图片 12

草间弥生《鲜花盛开的妻有》

众所周知,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持续增长的国民经济,蕴藏着巨大的旅游消费市场。如若以中国为圆心规划出境旅游最佳半径,日本恰在这一半径的黄金位置,且比邻东部经济发达地区。与此同时,日本不仅拥有健全的基础设施建设、完善的社会服务体系、发达便捷的社会交通,更具备丰富且多元的旅游内容资源,使其多年坐拥亚洲乃至世界重要的旅游中心之一。巧合的是,毗邻大地艺术祭的日本摇滚音乐祭鼻祖FUJI
ROCK
FESTIVAL,从1999年开始就移师新潟县的苗场滑雪场,并以为期三天的大型音乐现场表演于7月底赢得了来自中国、日本乃至国外超过6.7万游客的纷至沓来。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艺术活动,就这样如火如荼地在这个距离东京市区仅有2小时车程的乡村腹地分头展开,从而把越后妻有这样一个念起来有点拗口的名字打造成中国游客耳熟能详的文化旅游热点。

艺术家徐冰参加第七届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的作品《背后的故事》示意图

国际策展大师北川富朗先生

海外文化地标的中国建筑师;

源自人类土地的自然艺术将通过50件在地艺术作品来反思人类世,即人类活动对气候及生态系统造成全球性影响开始的新的地质时代。因为农业,人类与土地有了联系。越后妻有地区至今依然依赖农业,尊重土地,在这样的地方展示艺术作品,将引发关于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带来影响的思考。我所认为的艺术是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中诞生出来的。不论是烹调从土地中采摘的东西所做的食,还是能在灾害多发地区生存下去的智慧所做的土木工程,这些都可以是让参观者体验并直接捕捉的广义上的艺术。北川的这一理念将在作品中表达出来。

新潟县不遗余力地借用艺术这一名义实现多种文化资源的链接,这其中就包括国际著名艺术家Marina
Abramovic、James Turrell、Christian
Boltanski将废弃的住宅和教室改造成可供参观、消费的艺术旅社梦之家、光之家和最后的教室,著名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莫斯科艺术家夫妇Ilya
Emilia
Kabakov在田野里装置色彩斑斓的艺术作品《花开妻有》和《棚田》、被中国建筑师马岩松打造成具有网红打卡胜地的清津峡溪谷隧道景区等等。除此之外,参与其中的还有建筑事务所、大学机构、舞蹈音乐团体、理论家、地质专家、各类研究工作站。它们共同构建了丰富的艺术生态,旨在激活当地旅游服务配套建设的自动发展,实现荒田弃屋艺术化、土产餐饮特色化、当地人文国际化、旅游产业多元化,最终要让这里成为世界级的旅游目的地。

《花开妻有》,草间弥生,2003

图片 13

今年的7月29日,第七届日本

方丈记私记特别展的作品

《蓬莱山》,蔡国强

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最大的特点即是艺术节结束后并不会撤走所有展品,而会将优秀而易于保存的作品留下来。到现在,山间已有两百多组常设展品留在那里。在这里,你随处可见草间弥生、蔡国强等的艺术作品,它们点缀在自然各处;还有张永和、詹姆斯特瑞尔、阿布拉莫维奇等改造的各种奇特建筑,游人也不必像在艺术馆里看展览那般认真严肃,只需沿着山道随心游览就好。

第七届日本

加拿大梦露大厦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梦的家》

图片 14

光之隧道

中国企业家论坛亚布力永久会址

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最后的教室》

然而,此时此刻正在越后妻有探索乡村拟像的艺术爱好者们,又有多少人能感觉到消费社会无所不在的商品化绳索,始终在背后牵引着他们的脚踪呢?

图片 15

但从2000年起就开始举办大地艺术节,

《Kiss and Goodbye》,几米

图片 16

远看高低错落,

>>致七夕 | 看那些羡煞旁人的设计师如何撒狗粮?<<

图片 17

>>没墙没窗住山顶,一晚上2000,还要预约到明年?<<

日本四叶草之家

图片 18

北京朝阳公园广场

日文翻译为“被白雪覆盖的村落”。

对他影响很深。

设计团队:马岩松、早野洋介、

近隧道入口处,

以期

人们在室内仰望,便可看见山水。

二层的温泉足浴池是一个暗空间,屋顶洞中的镜面巧妙地将建筑外的峡谷及水流反射至空中,成为了天上的河流。

人们在现实与超现实两极之间,

用艺术家的眼睛发现当地资源,

虔诚得像是献给自然的圣礼。

Where is “越后妻有”?

图片 19

由中国建筑师马岩松带领MAD建筑事务所

图片 20

【往期精彩】

性感妖娆,欲拒还迎。

图片 21

屋顶的镜片巧妙地,

图片 22

还顺便把隔壁邻居小孩,

在光之隧道的尽端,一片水面将半圆的洞口反射成为一个完整的圆形的时光通道。洞顶墙壁铺设的磨砂不锈钢板将外面的山水天空的光线反射到隧道内部,波光粼粼的水面虚化了现实的天空和云。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图片 26

小孩子都喜欢奇奇幻幻的世界,

“光之隧道”,是MAD一次艺术体验的尝试,尝试将人们从纯粹的观察者,变成真实的体验者;也提供一种氛围,让身处自然中的人们去想象自我与世界、和自然的关系。

图片 27

几米 Kiss&Goodbye

图片 28

2018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

法国巴黎都市蜃楼项目

“色”——土

只需对历史负责。

令国际友人印象深刻的作品!

日本的越后妻有一定算一个。

党群、藤野大树、宫本一志、石神勇樹

但只要你看一下他的作品,

是创办以来中国艺术家参展及作品最多的一年。

便推荐他去学建筑。

图片 29

那时网络还未普及,

(Echigo Tsumari)

但只读了半个学期他便觉得索然无味,

“大地艺术节之父”

马岩松的作品,

图片 30

艺非凡(ID:efifan)

第七届日本“大地艺术节-越后妻有三年展”

做好这个时代交给自己的任务,

图片 31

又像是一组盆景。

几米 Kiss&Goodbye

每当冬季冰雪来临,

图片 32

学习电脑,用喷笔画图。

“窥”——金

内蒙古鄂尔多斯博物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