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改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收紧

但是,近几年随着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的提高,无形中成为房价上涨的助推器。三四线城市房价的上涨,相当一部分原因是由于棚改货币化安置造成的。

今年上半年的成交情况,可看出三四线城市的分化。一种是区域间的分化,一种是城市间的分化。从区域间分化来看,中西部市场2019年以来整体仍呈现出量价齐升状态,并对全国市场形成一定支撑,这意味着该区域内三四五线城市市场韧性较强。而东部区域整体表现较弱,东部区域中部分三四线城市仍较为低迷。

其实,早在2017年8月,住建部、发改委等六部委明确,商品住宅消化周期在15个月以下的市县,应控制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更多采取新建安置房的方式;11月,住建部等部门进一步明确,对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仍主要采取货币化安置的2018年新开工棚改项目,开发银行、农业发展银行棚改专项贷款不予支持。日前,住建部方面再次强调,要因地制宜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

棚改是重大民生工程,也是发展工程。近些年来各地区、各有关部门大力推进棚改工作,累计已有1亿多棚户区居民“出棚进楼”,对改善住房困难群众居住条件、补上发展短板、扩大有效需求等发挥了一举多得的重要作用。

原标题: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渐次离场 “棚改楼市”何去何从?

2005年,东北大规模棚改开始,2013全国棚改拉开帷幕。2015-2017年第一个棚改“三年计划”期间,全国已经完成了1800万套的棚改任务。2018年是棚改第二个“三年计划”实施的第一年,全年的棚改任务为580万套。据有关数据统计,棚改十余年来,全国累计开工3896万套,帮助1亿人“出棚进楼”。

支撑其上涨的主要原因便是从2016年兴起的棚改计划。2016年10月,襄阳市房管局发布了《襄阳市2016年市本级棚户区改造计划》,2016年,襄阳四个主城区共改造18869套房屋,其中襄城区5000套,樊城区6135套,高新区1620套,东津新区6114套,货币化安置共12424套。

据了解,今年上半年,全国棚户区改造已开工363万套,占全年目标任务的62.5%。住建部相关负责人说,下一步,各地应当及早开工新建项目,加快建设续建项目,加大棚改配套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努力做到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与棚改安置住房同步规划、同步报批、同步建设、同步交付使用,严格工程质量监督管理,让更多困难群众早日“出棚进楼”,住得放心、舒心。

然而,从近两年看,货币化安置比例不断提高。数据显示,2013年全国棚改货币化安置率仅为7.9%、2014年为9.0%、2015年为29.9%,而到了2016年时,货币化安置比例已高达48.5%。

10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指出,因地制宜调整完善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大的市县,要尽快取消货币化安置优惠政策。保持中央财政资金补助水平不降低,有序加大地方政府棚改专项债券发行力度。对新开工棚改项目抓紧研究出台金融支持政策,严禁借棚改之名盲目举债和其他违法违规行为。对棚改建设用地在新增用地计划中予以保障,通过拆旧建新、改扩建、翻建等多种方式,让更多住房困难群众早日住进新居。

棚改对于房价的影响显而易见,因此,今年7月,住建部再次强调,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地方,应有针对性地及时调整棚改安置政策,更多采取新建棚改安置房的方式;商品住房库存量较大的地方,可以继续推进棚改货币化安置。

棚改退坡楼市未明显下行

怎么理解政策走向?这又会对当下楼市产生怎样的影响?

因时而变

该负责人当时曾预测,国家不太可能一刀切地将棚改业务全部停下来,这样的后果不太可控,此后对棚改的政策肯定会收紧些,但不会直接暂停不做了。货币化安置已经是推高房地产价格的元凶之一,此后货币化安置的比例会受到一定限制。

美高梅手机网投,因此,未来棚改货币化安置的比例会逐年降低,预计2018年的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为45%,2019年为35%,2020年为30%,2021-2023年则为25%。受此影响,预计2018年三四线城市商品房销售面积会下跌14%,2019年则会下跌16%。

一时间,襄阳房价水涨船高,中心城区房屋单价从约7000元普遍涨到1万元以上。

安置方式因地制宜

事实上,舆论对于棚改货币化的争议早就引来官方关注。住建部7月份通过召开会议等方式,督促这些商品住房库存不足、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的市县,及时调整棚改安置政策,要采取新建棚改安置房的方式。

责任编辑:刘菁

分城市来看,山东、辽宁、山西的货币化安置去库存占比为24.45-26.7%之间;青海、湖南、云南为26.7%-31.5%;贵州、甘肃、新疆、宁夏为31.55-49.4%;黑龙江、吉林、内蒙古、陕西则是超过了49.4%。

2017年初,襄阳市政府发布了《关于推进棚户区改造货币化安置的指导意见》,通过三种方式进行货币化安置:一,直接将补偿资金支付给被征收人,被征收人自行通过房地产市场购买、租赁住房或用于其他支出;二,被征收人通过政府搭建的交易平台选购住房,政府将补偿资金直接支付给售房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各城区政府积极为被征收人争取购房优惠,被征收人与开发企业签订购房合同后,由政府直接向开发企业支付购房款,购房款与征收补偿款差额部分由政府、开发企业和被征收人等三方具体结算;三,由政府购买房源进行安置。各城区政府要严格采购程序,依法依规推进购买工作,原则上房屋购买价格上限不得高于所在区域内周边同类商品住房的平均价格。

该负责人强调,进一步合理界定和把握棚改的范围和标准。各地要坚持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的原则,切实评估论证财政承受能力,不搞一刀切、不层层下指标、不盲目举债铺摊子,进一步合理界定和把握棚改的标准和范围,重点攻坚改造老城区内脏乱差的棚户区和国有工矿、林区、垦区棚户区。

曾经助力三四线城市楼市去库存的棚改货币化政策,将迎来一次较大变化。

中原地产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曾坦言,整体市场对棚改政策非常敏感,因为这是支撑最近几年楼市最关键的因素,特别是近年来三四线城市的爆发式成长,严重依赖棚改的货币化安置。事实上,货币化安置造成了大量购房需求,而在部分城市库存不足的情况下,很容易放大购房者对市场的紧张情绪。

棚改,说白了就是把你现在住的破旧的老房子拆掉,重新给你宽敞明亮的新房子。棚改分为货币化安置和实物安置,不是给钱,就是给房子,或者二者兼而有之。棚改确实改善了很多人的居住环境,不但提升了人们的居住质量,同时也改善了市容市貌,加速了城镇化进程,刺激了消费,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同时,棚改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了中西部地区以及东北地区的人口流失。以上这些都是棚改的“功”,任何人都不能否认。

不仅如此,对选择货币补偿,并在签约期限内签订协议的住宅房屋被征收人,还给予五项奖励,从500元到10000元不等。

李 婕

早在2017年8月,住建部就已经会同发展改革委、财政部等六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申报2018年棚户区改造计划任务的通知》明确,商品住宅消化周期在15个月以下的市县,应控制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采取新建安置房的方式。

这也标志着货币化安置开始离开政策舞台中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