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的滴滴们横行,曹德旺为什么活成了一股清流?

而据曹德旺自己讲,他从水表玻璃转而做汽车玻璃,是来自与自己的一段经历。

“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在性价比最合适的时候,把这些公司用低价买过来,对公司业务形成协同。”最新消息显示,该资产购买事宜已获得德国政府反垄断批准,并已完成资产交割。

摘要: 资料图
曹德旺“玻璃大王”曹德旺近来关于中美制造业成本的观点,引发了一场制造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业优势的大讨论。“别让曹德旺跑了!”等网文意刷屏之际,曹德旺不得不一次次对媒体澄清:“我什么时候跑了”、“我跟李嘉诚不能比”。其实,这并非曹德旺第一
…资料图
曹德旺“玻璃大王”曹德旺近来关于中美制造业成本的观点,引发了一场制造业转移与中国制造业优势的大讨论。“别让曹德旺跑了!”等网文意刷屏之际,曹德旺不得不一次次对媒体澄清:“我什么时候跑了”、“我跟李嘉诚不能比”。其实,这并非曹德旺第一次发表类似言论,早在两三年前,他就屡次公开谈及其执掌的福耀玻璃(600660.sh;
3606.hk)投资海外制造基地的成本优势。唯独这次,曹德旺对该话题的阐述被许多媒体曲解为“跑路”。回过头看,福耀的“走出去”案例在中国制造业中的典型性有多强?中美税制不同,能源禀赋、电价机制也不一样,福耀玻璃的全球化扩张,更多的是由汽车工业的特殊属性、全球产业链分布、企业自身的发展规划及商业逻辑决定的。从这个角度来说,福耀玻璃可以说是个例,它无法代表整个中国的玻璃行业,中国的玻璃行业也无法代表整个制造业。海外布局背后:汽车玻璃企业紧挨整车企业设厂从最近引发热议的、福耀玻璃位于美国俄亥俄州的汽车玻璃工厂说起。该工厂于今年10月正式投产,但其中的玻璃生产线早在两年前便开建了。该厂址原是通用汽车位于俄亥俄州代顿地区南部莫瑞恩市的旧工厂,2008年通用陷入破产危机时关闭。公开资料显示,福耀对代顿工厂的总投资约为6亿美元,计划年产逾450万套汽车玻璃,届时将为美国汽车市场提供1/4的玻璃配套需求。该厂目前已雇佣2000多名员工,预计2017年将上升到3000人,是中国在俄亥俄州有史以来最大一笔投资。据外媒报道,俄亥俄州政府官员向福耀承诺提供超过1000万美元的拨款和激励,是有记录以来最高水平的激励措施之一。作为回报,俄亥俄州的经济收入将暴增2.8亿美元。另据俄亥俄州官员透露,“还有中西部和南部的多个州在争取福耀玻璃前往建厂。”单就俄亥俄州项目来说,有一定特殊性。重新利用老厂房、福耀在当地的投资力度及对当地劳动力的雇佣程度,都与其所能获得的政策优惠息息相关。有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分析,将汽车玻璃厂建在整车厂附近,是业内很常见的布局。俄亥俄州,是美国汽车生产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福耀代顿工厂所在地,距离美国75号洲际公路只有几英里,美国85%汽车厂家分布在这条公路附近,使之可以就近向美国整车厂供货。有券商预测,福耀此举可省去约占产品售价20%的中间环节费用(包括运输费用、包装费等)。2016年10月7日,代顿工厂正式竣工投产,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玻璃单体工厂。除俄亥俄州项目之外,2014年7月,福耀玻璃还以5600万美元购得美国PPG工业公司位于美国伊利诺伊州的Mt.Zion工厂资产,包括土地、厂房、建筑物、两条浮法玻璃生产线、厂内铁路线路资产和配套设施等。福耀玻璃计划将该工厂原有生产线升级改造成为两条年产30万吨的汽车级优质浮法玻璃生产线,产品满足福耀在俄亥俄州汽车玻璃生产项目的原材料需求。俄亥俄州代顿工厂(夹层玻璃、钢化玻璃、包边和ARG生产基地)、伊利诺伊州芒山工厂(浮法玻璃制造基地)、密歇根州法纳工厂(附件装配)、分布各州的销售部门,组成了福耀位于美国的汽车玻璃完整产业链。曹德旺曾对媒体表示,福耀玻璃把工厂外迁到市场前沿,一方面是履行与下游整车厂实现在当地配套的约定;另一方面,随着国内原料、能源和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升,在美国直接设厂的生产成本与国内已相差无几。其中关于与整车厂的配套约定,曹德旺在最近的回应中再度提及:“2009年,德国大众要求我们作为供应商2012年前必须在俄罗斯有工厂,那我们2012年就在俄罗斯建成一个厂;2012年,通用公司又要求我们,2016年12月之前必须在美国建一个工厂,并且2017年1月必须在美国供货。这个时候福耀已经是通用最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了。准确来讲,一开始决定去外面建厂是我们答应人家的,不答应生意就没法做。”作为汽车零配件企业,往往是跟着整车厂走,进行全球产业链布局。美国是全球最二大汽车生产国,在此建设汽车玻璃生产基地,不仅节约运费,还可以最大程度地确保供应能力,尽可能避免长途运输中不可抗因素的干扰与损耗。目前,福耀集团已成为全球最大汽车玻璃专业制造商,为奔驰、宝马、宾利、奥迪、通用、克莱斯勒、大众、丰田、本田、路虎等全球几乎所有汽车制造商提供汽车玻璃及产品解决方案。一位玻璃制造业人士对澎湃新闻称,福耀的全球战略并不适用于整个行业,这根本上是由其业内地位和企业体量决定的。其实,曹德旺本人也就此对中小企业提示过“走出去”的风险。他指出,没有信用积累的普通民企到美国拿地建厂,银行贷款利率在8%以上。福耀之所以能拿到低至1.2%左右的贷款,是由于其供应美国汽车品牌有十几年历史,具备一定的市场认可度和信誉基础。在代顿工厂竣工庆典新闻发布会上,曹德旺表示,未来,福耀在美国的整体投资将达到10亿美元,提供5000个就业岗位。除美国外,俄罗斯也是福耀重点布局的海外市场。“中国本地车企的产量对我们影响不大,我在乎的是,福耀占全球汽车产量的百分比。我们在德国、美国、英国、瑞士、意大利、巴西、韩国、日本和俄罗斯这9个国家都有布局。”曹德旺此前称。2015年3月31日,福耀玻璃在港交所挂牌上市,募集资金大部分投向在美国和俄罗斯的汽车玻璃项目建设。曾历时3年多在对美汽车玻璃反倾销案中胜诉成本构成图
来源:福耀玻璃2015年财报福耀玻璃2015年财报显示,公司汽车玻璃成本构成主要为浮法玻璃原料、PVB原料、人工、电力及制造费用,而浮法玻璃成本主要为纯碱原料、天然气等燃料、人工、电力及制造费用。从原料看,过去几年,由于美国依托页岩气革命带来的廉价天然气以及原油价格的持续下跌,导致PVC产品价格大幅下降。对于PVB采购量较大的汽车玻璃生产商而言,通常也会通过与大型制造商签订长期供应合同来确保PVB的稳定供应及控制价格波动风险。再看人工。曹德旺曾在此前采访中提及,与中国相比,美国的劳动力成本高、人工年龄结构偏大。但2015年的一条相关新闻显示:“从自动化程度高低来看,莫瑞恩工厂还是福耀玻璃的标志性工厂。当一切就绪,该工厂明年(指2016年)完全投入运营时,该工厂的生产线将会有400个机器人,这甚至比福耀玻璃在中国的任何一家工厂的自动化程度更高。”对于玻璃加工行业来说,机器完全取代人工是大势所趋。浮法玻璃制造业属于高耗能、资源性行业,因此能源价格对于控制成本至关重要。曹德旺在采访中称,“中国制造业成本太高,美国天然气每立方相当于7毛钱人民币,中国卖2块2,这还是政府对我很优惠的前提下;电价,美国3毛钱左右,中国6毛多。”这不仅仅是能源价格机制的问题,也有能源禀赋原因。美国页岩革命的成功使得该国能源成本骤降,不仅天然气价格大幅下降,燃气发电成本也随之下降。尽管中国页岩气储量理论数据巨大,但国内能源体制、复杂地质条件及技术都是摆在页岩气商业开发面前的现实难题。此外,中国的电价体系极其复杂,与国外最大的差别是,国外通常是工业电价低于居民电价。在中国则是反之,一般工商业用电价格最高,大工业用电次之,居民用电价格最低,工商业用户承担了对居民、农业的交叉补贴。另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关税。在此,有必要回顾福耀玻璃的一段历史:第一家状告美国商务部并赢得胜利的中国企业。在美国本土设立生产线,也有利于规避惩罚性关税。从1995年起,福耀玻璃就开始布局美国市场。经历了前3年巨大亏损后,1998年开始,福耀改分销为直销,由此扭亏。到2002年,福耀在美国市场上的市场份额达到12%。一些中国同行看到福耀在美国取得的成功,也纷纷进军美国市场,大打价格战。2001年3月,美国PPG等公司向美国商务部递交申请,对以福耀玻璃为代表的中国玻璃制造业进行反倾销调查,当年年底,加拿大也对福耀玻璃展开反倾销调查。2002年8月30日,加拿大国际贸易法院裁定,来自中国的汽车玻璃在加拿大的销售不构成倾销,福耀玻璃赢得中国入世后的第一起反倾销案。2002年4月,美国商务部裁定福耀在美国的倾销幅度为11.8%。福耀对此打出了积极应对的组合拳:聘请美国最好的律师,哪怕为此支付高达数百万美金的律师费,将美国商务部和PPG为首的几家美国企业一起诉至美国国际贸易法院;第二,曹德旺以个人名义,在北京赞助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成立“福耀反倾销研究中心”。2004年10月,仲裁结果出炉:美国商务部以后对福耀玻璃仅征收0.13%的关税(小于0.5%视同零倾销税率),预计可返还原预交反倾销税约390万美元,福耀成为中国汽车玻璃销售企业中唯一一家出口美国无须缴纳反倾销税的汽车玻璃企业。当时有报道称,这场跨越数年的官司堪称“国际广告”,为福耀久攻不下的欧洲市场辟开一条路径,在日本、俄罗斯、澳洲的市场份额也迅速扩张。反倾销胜诉也为福耀带来了国际公司的待遇,在美国花旗银行、法国里昂银行、日本三菱银行,曹德旺都可以获得无须担保的贷款。财报信息显示,2015年,福耀玻璃实现营业收入135.73亿元,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6.05亿元。公司的大部分资产位于中国,且65%左右的收入源自于中国的业务。主营业务分地区情况,中国境内的毛利率是43.65%,其他国家38.79%,但财报并未披露详细海外分区的利润情况。

今天,曹德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其子曹晖将接棒福耀玻璃。曹晖确定将回到福耀玻璃,也消除了外界对福耀玻璃——这家目前市值641亿元的玻璃制造商未来走向的最大疑虑。

   
曹晖一直被曹德旺当做继承人培养,但曹晖本人曾长期对“接班”兴趣不高,2015年7月,曹晖辞任福耀玻璃的总经理一职,离职原因是因为“因希望专注于其他商业事物”。2015年,不愿意接班的曹晖从福耀玻璃辞职,选择自己创业。2018年1月起,曹晖任福耀玻璃副董事长,同时任福建三锋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福建三锋汽配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n
美国工厂盈利改善,汇兑持续利好,看好中报业绩,维持增持评级2017年福耀玻璃实现营收187.16亿元,同比增长12.6%;利润总额36.8亿元,同比减少6.1%;归母净利31.49亿元,同比增长0.1%。主要原因是受人民币升值影响(2017年美元兑人民币从6.95降至6.5),公司汇兑损失人民币3.9亿元(16年汇兑收益4.6亿元),若扣除汇兑因素,17年公司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7.52%。

“别人不做,我一定要做”

曹晖与叶舒搭档的“福耀二代”能否担起重任,现在难有答案。不过,福耀玻璃未来方向却是曹德旺不得不关注的。

“玻璃大王”的接班人终于定了!

   
三锋集团是曹德旺之子控制的汽车玻璃配件企业三锋控股注册成立于2014年,是福耀副董事长曹晖控制的企业,曹晖是福耀董事长曹德旺之子。三锋控股持有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三锋集团以模具科技、设备制造、汽配开发、新材料应用、汽车玻璃配件服务等领域,结合福耀集团在全球区域市场和汽车玻璃行业的优势,围绕汽车主机厂、汽车配件行业、汽车用户提供产品、技术、设备和服务。截至2017年12月31日,福建三锋集团的资产总额为人民币6亿元,负债总额为人民币4.2亿元,所有者权益为人民币1.8亿元,2017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7.3亿元,实现净利润人民币5,352.18万元(4倍收购PE);2018年1-5月实现营业收入人民币3亿元,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834.75万元。n
未雨绸缪清障碍,铺路接班定军心我们认为,本次福耀玻璃对关联企业三锋集团的收购,一定程度上或是为了曹德旺之子曹晖接班福耀玻璃做准备(为了避免三锋集团与福耀今后有关联交易而将三锋集团并入福耀)。曹德旺也在后续的新京报采访中亲自表态“他(曹晖)未来正式的位置就是福耀董事长”。

1976对于中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因为文革结束,而对于曹德旺来讲,也是一个人生转折点,因为他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家异形玻璃采购员采购员,而正式这份工作让他正式跟玻璃结缘。

从利润变动来看,净利润增幅高于营收增长的原因主要在两处。

兼任福耀玻璃及其多个子公司的董事,福建省耀华工业村开发有限公司、香港洪毅有限公司及环球工商有限公司、三锋控股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

   
福耀玻璃公告:6月25日,福耀玻璃的全资子公司福耀香港拟收购关联方曹德旺儿子曹晖所控制的三锋控股持有的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股权收购的交易总价为人民币
2.24亿元。

统计局发布的最新的70城住宅销售变动情况的统计数据显示,7月份70个大中城市中,仅有4个城市下跌,而15个热点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环比下降的城市有2个,最大降幅为0.1%;持平的2个,上涨的11个,最高涨幅为3.0%。

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通用汽车关闭了在俄亥俄州的工厂,福耀美国项目启动后,对废弃的通用旧厂进行改造。因为福耀的投资,周边物流、餐饮等产业复苏,福耀美国工厂成为当地明星企业,其所在的路段还更名为“福耀大道”。

曹晖,1970年出生,曹德旺先生之子。曾任美国绿榕玻璃工业有限公司、福耀北美玻璃工业有限公司总经理,2015年7月,宣布离职。
现任福建三锋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福建三锋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担任福建三锋汽车饰件有限公司、福建三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福州福耀模具科技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

事项:

“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玻璃制造商”

曹德旺女婿叶舒在2017年3月上任总经理一职,从去年业绩来看,中规中矩平稳渡过。不过,众望所归的指定接班人,曹德旺长子曹晖在出走三年后至今仍未归位。虽然有迹象显示,曹晖回归的步伐正加快。

美高梅手机网投 1

   
2018H1业绩预测:考虑人民币持续贬值趋势,我们看好福耀中报业绩,6月27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最新调贬至6.6(今年年初6.5,一季度末6.29,对应汇兑损失2.2亿元),假设上半年人民币汇率收至6.6,测算得18H1汇兑收益1亿元(去年上半年汇兑损失1.7亿)。综合考虑汇兑收益、美国工厂盈利能力提升和国内车市上半年销量增速,我们预测福耀玻璃上半年利润增速有望达37%(扣除汇兑因素外的利润+16%)。福耀作为中国具备全球竞争力的零部件企业,业绩强支撑,考虑汇兑持续利好,我们根据汇兑调整盈利预测(18/19/20年假设汇兑收益分别1/0/0亿元),将18/19/20年EPS
从1.46/1.69/1.91元上调至1.59/1.84/2.13元(18年利润上调9%),同比增长26%/16%/16%,对应PE
分别16.1/13.9/12.0倍,维持增持评级。

而面对曹德旺的吐槽,一方面引起了人们对于税务的大讨论,甚至连国务院有关机构都出来聊这件事了,而另一方面,曹德旺在美设厂的行为,也引发了一部分人的担忧,将福耀赴美设厂与“曹德旺跑了”画等号。

对于曹晖,曹德旺不吝溢美之词。曹德旺曾对媒体表示,“一般的年轻人跟曹晖是不能相比的,第一他吃苦耐劳,第二非常敬业,对业务也很熟悉。”

最近两天,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玻璃大王”曹德旺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因为,今年72岁的他,终于定下了接班人——自己的儿子。

    评论:

曹德旺能跑到哪儿去呢?

接班人曹晖何时回归

这笔看似普通的收购,却是曹德旺“接班人计划”的一步棋。

比如曹德旺所提到的美国建厂,成本就比想象中的低,曹德旺承诺雇佣至少1500名美国员工,那么政府就会有优惠。

SAM主要从事铝亮饰条的生产和销售业务,资产包括设备、材料、产成品、在产品、工装器具等。

6月25日晚间,福耀玻璃发布公告称,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福耀香港拟收购曹德旺之子曹晖所控制的三锋控股持有的福建三锋集团100%股权,股权收购的交易总价为人民币2.24亿元。

美高梅手机网投 2

在福耀玻璃内部人士看来,“叶舒是总经理,负责日常经营管理,接班人还是曹晖,像曹德旺董事长一样负责战略事务。”这位人士还认为,曹晖随时可上任,“不需要什么过渡期”。

曹晖个人资料

而曹德旺也提到“美国电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然气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而这两项成本对于福耀的浮法玻璃生产来讲,至关重要。而在物流方面,在美建厂也是更加高效和低成本的做法,仅油价和中间费用两方面,美国就比中国低太多。

从曹晖创办的公司经营情况可大致判断其管理能力。曹晖选择的这一领域正是汽车配件相关产业,与福耀玻璃业务密切相关。三锋集团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7.29亿元,实现净利润0.54亿元;2018年1-5月实现营业收入3.06亿元,实现净利润0.28亿元。

美高梅手机网投 3

而房价的走势也让曹德旺显得是房地产预测的“门外汉”。

不过,在福耀玻璃总经理一职上,曹晖曾二进二出,不甘于一个“守业者”的角色。

但摆在“第一代”们面前的现实更加严峻:有调查显示,多达八成的中国企业家子女“不愿或不主动接班”。

2015年7月2日,福耀玻璃发布公告,公司总经理曹晖和董事兼副总经理白照华提交辞呈,福耀玻璃的这场“人事地震”最引人注目的就是曹晖的辞职,此时曹晖已经在福耀玻璃担任总经理一职接近9年。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福耀的总经理职位由曹德旺的女婿叶舒担任。

“未来我们国内外营收会做到50和50的比例。相当于再建了一个福耀。”上述人士称。

美高梅手机网投 4

接班人回归,也就意味着曹德旺距离“退休”也越来越近了。

http://www.topsoccerfan.com ,多年来,各种新经济、新产业浮浮沉沉,但曹德旺至今专注玻璃行业,从未涉足他业,如今福耀玻璃已成全球行业老大。当下,扣除内部抵销,福耀玻璃的汽车玻璃营收占比超97%。

欧美的家族企业已历经了5代、6代的发展,早已解决了“二代传承”的框架问题。但是在中国,目前最具影响力的商业领袖,绝大多数都是第一代创业者。未来的掌舵人在哪里?中国企业家依然在“摸着石头过河”。

在2014年全国两会上,个税话题开始成为一个热门话题,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在,个税起征点是3500元,我员工的平均收入是6000多元,基本上都要被征收个税,这当然减少了他们的收入。如果按照通货膨胀的比例来算,现在(个税)的起征点应该是3万,而不应该是3500元。我是贫困出身,对这个阶层非常同情。我没忘记自己的过去,我现在还是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半个月在国内,半个月飞国外,已经73岁的“玻璃大王”曹德旺依然忙碌着。

  • 上一页
  • 1
  • 3
  • 下一页
  • 阅读全文

王石在采访中“爆料”了曹德旺捐赠寺庙的一个小故事:

“公司力争2019年度汽车玻璃产销量及其他主要经营指标保持稳定增长。”福耀玻璃年报中对经营计划如此表述。

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第一代企业家们纷纷步入“退休”的年龄。如今,他们面临着同样的一个问题:寻找接班人。

周末,滴滴顺风车再造命案刷了屏,郑州空姐案余波未平,乐清20岁女孩再度出事,三月两命,滴滴在这件事情上真的用过心吗?

美高梅手机网投 ,“曹晖所创办的与福耀主业相关的公司都基本收购过来了,对福耀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是公司未来一个新的增长点。”福耀玻璃相关人士表示。

一方面,“富二代”们正逐渐接手父辈们的企业。例如,刘畅接班刘永好,杨惠妍接班杨国强,李泽钜接班李嘉诚……

制造业“死亡税率”问题,一时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网友评论说:“瞎说什么大实话”!曹德旺也因为这段采访,“强势”进入“网红企业家”的行列。

国内汽车行业今年会否继续下滑?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德国项目能否顺利改造?除了这些,还有“福耀二代”的接班问题。

“个税起征点应该是3万,我站在穷人的立场上讲话”

2018年6月,曹晖将三锋集团以2.24亿元的交易对价卖予福耀玻璃,增值率超过一倍。被收购时,三锋集团旗下子包括汽车饰件、模具、汽车服务和一家已注销的文化传媒公司。这次交易,使得福耀玻璃拓展汽车配件领域,同时减少关联交易。

“我什么时候跑了?跑到哪里去了?”

年报显示,尽管行业形势严峻,但福耀玻璃依然逆势增长。其营业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达202.25亿元,同比增长8.08%;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20亿元,同比增幅30.86%。

这位年过古稀的民营企业家,说话温文尔雅,但说出来的话却掷地有声。在制造业低迷的当下,福耀是一个很好的榜样,专注实业依然会是曹德旺的第一选择,而对于制造业来讲,也需要这么一位“吐槽力Max”的“另类网红”为制造业摇旗呐喊。

2019年国内外依然面临风险和不确定因素,汽车行业可能继续面临负增长的风险,福耀将面临更大挑战。从短期市场走势看,考虑宏观经济增速继续回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尚未结束、1.6升及以下购置税优惠政策完全退出等因素,中国汽车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