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央行调整货币政策目标至稳定利率

图片 1

图片 1

日本央行21日结束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后,维持了目前超宽松货币政策及负利率政策,同时将稳定短期和长期利率作为货币政策调整的方向。日本央行还公布了对过去3年量化与质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效果评估,并表示将加倍努力帮助通胀回升和提振目前疲弱的经济增长。

图片 1

随着美、英等多国央行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日本央行成为目前全球主要央行中唯一仍“鸽声嘹亮”的央行。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日本央行当天宣布,将维持目前每年从银行等金融机构购买80万亿日元(约合782.24亿美元)金融资产的超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对民间银行存在央行的超额准备金收取0.1%手续费的负利率政策,并称将在必要时进一步下调利率水平。央行同时宣布,将继续推行量化与质化的宽松货币政策直至日本消费者价格指数同比涨幅稳定在2%以上。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7月30日至31日,日本央行将举行货币政策会议。

客户端

客户端

另一方面,由于负利率政策产生的负面效应令利率整体下滑过度,给金融机构经营及养老金投资带来压力。为避免长期利率长时间落入负值区间,日本央行决定调整货币政策框架,将一直以来的货币宽松政策目标从此前的扩大货币供应量,转为继续维持短期利率在负区间和稳定长期利率在0%以上正值两方面的操作,并将以此为目标而购入国债。

客户端

此前,路透社报道称,为了让宽松更有可持续性,日本央行正在考虑调整利率目标,同时可能修订收益率曲线目标,以及改变购买资产的方式。

  说起宽松,日本央行在发达国家央行中可谓不遗余力。不过,日本央行似乎正在酝酿大动作。

  日本央行将于7月30日至31日举行货币政策会议。本周以来,市场讨论的一个热点话题是:日本央行可能考虑改变其货币政策。

此外,日本央行在为期两天的会议中对当前的货币政策进行了综合评估。当天,日本央行在经过审视后对该行量化与质化的货币宽松政策效果表示了肯定,认为这一政策改善了日本经济,同时带动了物价上涨。日本央行认为,从物价水平这一层意义上来说,日本经济已经走出通货紧缩。同时,负利率政策结合国债购买计划的政策,也在拉低短期和长期利率水平上收到成效。

  北京时间7月31日11:00,日本央行将公布利率决议,并发表经济展望报告。本次利率决议备受市场瞩目,因为市场普遍猜测日本央行可能以更为鹰派的方式调整其超宽松政策,这从上周及本周高涨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中就可见一斑。

如果消息属实,这将是日本央行实行“超宽松”货币政策两年来的首次调整。

  据海外媒体报道,日本央行正在进行有关修改其利率目标以及股票购买方式的讨论,可能的政策变化包括采用更加灵活的方式购买债券,以控制收益率曲线。此举是为了应对超宽松货币政策所带来的副作用,尤其是对商业银行利润空间所造成的挤压,该行内部可能会在临近的议息会议上决定对政策进行微调。更有消息指出,长期宽松的代价“难以忽视”,如果证明达到2%的通胀目标需要太长时间,日本央行可能开始改变政策。

图片 4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会后表示,央行的政策决议并非意味着否定之前的政策,通胀目标仍为2%,这一点没有改变。日本央行在评估中表示,没有实现通胀的目标包括油价下滑、2014年上调消费税,以及海外市场经济增势恶化等。

  长期以来,日银一直是主流央行中大胆尝试宽松货币政策的先导者,奉行量化、质化、负利率三个维度的宽松货币政策。而这与机动的财政政策以及结构性经济改革搭配成为安倍经济学的三根箭,然而目前市场有传言称日本央行可能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及购买ETF的结构问题,那么安倍经济学是否真的会就此改变?这究竟是不是意味着日本央妈开始掉头转向,还是为了能够更有效的持续宽松做铺垫?对于日元又会带来何种影响?本文将做阐述。

受此影响,7月24日,日元连续第五天上涨,这是6个月以来的最长连涨周期。7月23日,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一度跳升至6个月高点,达到美联储加息前的水平。对此,日本央行购买了大量日本国债和交易所交易基金,向经济注入流动性,同时推低短期利率至负值区域,并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限制在零水平。

  根据日本金融厅7月中下旬公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8年3月的2017财年为止,日本106家地方性银行中有40%的银行出现了至少3财年的连续亏损。

  在日本央行可能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转变之下,7月23日亚市早盘,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跳涨,升6个基点至0.090%,为近半年新高,而上周末收盘时为0.060%。为此,日本央行进行了2月以来首次固定利率购债操作,按0.110%无限量买入10年期日本国债,以修正资本市场的扭曲性投机行为。

日本央行企划局官员森成城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日本通胀仍面临下行趋势,油价下行仍然是拉低通胀的重要因素,油价下跌给通胀率带来的负贡献率约为1个百分点。除去油价走低因素的影响,目前日本基本已经摆脱了通缩状态。如果油价企稳或者反弹,通胀前景可能改善。对于日本经济增速,未来三年预计将维持在1%至1.5%的水平。

图片 5

日本时事通讯社报道称,日本央行正在寻找可行方法,既能保证货币刺激计划的可持续性,同时又能减少其对市场以及商业银行利润所造成的副作用。

  日本央行将于7月30日至31日召开议息会议,会后将宣布最新的利率决议。对于上述消息,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回应称,对于7月的议息会议的结果做出任何预测是不合适的,他表示任何利率决议都要基于对经济状态的充分讨论。SMBC日兴首席经济学家牧野润一表示,日本央行近期可能会调整收益率曲线控制政策,维持短期负利率,提高长期利率。

  专家认为,日本央行今年10月前不太可能调整货币政策

日本央行还将为10年期国债收益率设定目标水平,设法帮助提高收益率。受日本央行决议刺激,作为长期利率指标的日本新发10年期国债收益率瞬时由负转正,上涨6.5个基点至0.005%,这也是该指标从3月份以来首次进入正区间。与此同时,日元对美元汇率也从前一个交易日的101比1快速贬值至接近103比1。记者
王婧 许缘

  本周日银决议的五大看点

宽松副作用凸显

  由于这一政策调整信号的释放,市场纷纷抛售日本国债,以对冲可能带来的风险。周一,日本国债收益率出现两年来最大单日涨幅,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一度升6个基点至0.090%,为近半年来最高水平。受日本国债收益率跳升影响,全球政府债券价格大幅下挫。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上升6个基点至2.96%。欧洲债市也遭遇抛售,德国和英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上升4个基点至0.4%和1.27%。此外,日元汇率连续第五天上涨,是近6个月以来的最长连涨周期,市场交易员似乎也在为日本央行可能调整货币政策而做准备。

  不少专家认为,日本央行在今年10月之前不太可能调整其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日本央行将于下周一(7月30日)召开为其两天的议息会议。此前有报道称,日本央行计划讨论更加灵活的方法指引利率,旨在减轻超宽松货币政策对金融业带来的负面影响。但日本央行政策的重大变化更可能在几个月后发生,而不是下周。

  ☆日银会否改变控制10年期日债收益率为0附近的目标?☆

随着美、英等多国央行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步伐,日本央行成为目前全球主要央行中唯一仍“鸽声嘹亮”的央行。

  长期以来,日本央行可以说是全球货币宽松政策的先行者,该行在2013年4月推出了QQE(质化和量化的货币宽松政策),此后几度加码了宽松力度,更在2016年1月开启了“负利率”时代。现在,摆在日本央行面前最大的问题是美联储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欧洲央行也即将结束量化宽松,投资者极有可能转向收益率更高的美国和欧洲。那个时候,日本央行要保证收益率曲线会变得更加困难。对于货币政策,日本央行副行长中曾宏曾经表态,必须适当关注日本央行宽松措施的副作用,必要的时候调整债券收益率曲线。(吴家明)

  三菱日联摩根士丹利证券经济学家Yuji Shimanaka表示,日本央行在10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采取行动是可能的。到那时,因油价上涨,日本的CPI可能会增长1%或更高。

  也许会,但可能性极低,即使调整并不意味着紧缩,可能只是让货币政策变得更加灵活。为了刺激通胀,日银实行了大量的巨额购债操作,从市场上大量扫货日本国债,因此打压日本10年期国债利率为到0附近(债券价格和收益率成反比),但这也导致市场上流通的国债变得稀缺,而不知不觉中日本已经把市场上41%的国债都揽入囊中。

2013年4月4日,日本央行提前开启开放式资产购买计划,实施质化量化宽松政策,大举购买了包括股票在内的各类资产。

责任编辑:郭建

  目前,日本央行指引长期利率在零附近。但Shimanaka认为,日本央行可能会上调该目标,将其设定在-0.1%到0.2%这一区间。

  日本央妈做了那么多,可是日本通胀依然疲软,6月消费物价指数上升至0.7%但还是低于0.8%的预期,而剔除了食品和能源价格波动的因素后,日本通胀仅上升0.2%,远低于2%的设定目标。

2016年1月29日,日本成为继瑞典、瑞士、丹麦、欧元区之后,又一负利率经济体,通过利率、量化和质化三个维度施行宽松货币政策。

  日本央行9月不太可能会有大的政策变动,因为这可能会影响执政的自民党(LPD)的总统选举,安倍将寻求继续连任日本首相。

  目前日本央妈多少有一些无奈,再这么买下去可能会面临无债可买以及永远无法货币政策正常化的窘境,而且日企的扩张性欲望丝毫未被激发、居民的储蓄率依旧在高位。

2016年9月,日本央行宣布放弃年增基础货币目标值的框架,调整为控制长短端收益率,即维持短期利率-0.1%,以及把10年期国债收益率控制在0附近的政策框架。

  东京知名研究机构Totan Research首席经济学家Izuru Kato对日本央行政策变化的时间表示赞同。他认为,日本央行将在7月的会议上找出物价增速放缓的原因,并强调长期宽松带来的问题。然后,在今年10月,日本央行将扩大长期利率被允许波动的范围。

  但矛盾的是,由于日银利率决议取决于通胀目标的实现进度且在贸易政策不确定因素下,停止向市场释放流动性无异于“经济上的自杀”。

“长期执行宽松的政策首先会加剧日元贬值压力,日元套利交易会再次盛行,加剧了全球金融风险。其次会导致日本政府债务上升,加剧债务风险。另外,负利率削弱了商业银行的盈利能力,增加了银行的风险。”上海对外经贸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陈晶萍此前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低利率将侵蚀净息差,进而拖累盈利。从日本的情况来看,地区银行由于非息收入占比低,低利率环境对其盈利造成较大影响。当银行盈利进一步下滑,导致净资产减少时,银行将逐步收紧信贷,从而不利于经济增长。

  日本大和研究所(daiwa institute of research)首席经济学家熊谷亮丸(Mitsumaru Kumagai)认为,利率变化将在2020年或之后出现。日元目前的强劲走势让政策变化变得困难。此外,2019年上议院选举这样的政治事件也阻止明年政策的重大调整。

  因此最有可能的办法是采取微调的操作,包括可以缩短购入国债的期限,对于收益率曲线采取更灵活的操作措施,而不是一味地使收益率曲线趋平打压到0的地板线位置。长期利率更自然的上升,可以缓解多年的近零利率给银行带来的痛苦。

另外,多年来,日本央行每年购买价值6万亿日元的交易所交易基金。投资者担心,央行大举购买股票降低市场流动性,会扭曲金融市场价格。

  与此同时,一些专家认为,日本央行不仅不会收紧货币政策,实际上还可能会加大货币宽松力度,以解决停滞的物价增长。摩根大通证券首席日本分析师Hiroshi Ugai认为,日本央行下周将推出前瞻指引,称长期利率为零的目标将不会发生变化,直到物价增速达到足够的水平,通胀预期显示明显的改善。他认为,以这种方式强化日本央行致力于达到2%的通胀目标实际上是加强宽松。

  另外,还有一个证据表明日本央妈断不可能彻底放手,在上周一,上周五,本周一,日银分别在0.11%、0.10、0.10%这三个位置进行不限量固定利率购债操作。

通胀依旧是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