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 应着力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金稳会

8月3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基于之前确定的下半年宏观经济政策导向进一步确立了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需要重点把握的方面,包括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处理好宏观总量与微观信贷的关系,发挥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深化金融改革,不放松金融监管、稳定信用环境几个方面。

北京8月3日 –
中国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近日召开第二次会议指出,中国经济尚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长期积累的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需要积极稳妥和更加精准地加以应对;特别是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条件下,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重点研究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问题。会议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主持。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重点研究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问题。会议由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主任刘鹤主持。

8月3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二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重点研究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增强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问题。此次会议是对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稳金融”工作的具体落实,也标志着“稳金融”的总体框架和实施路径正式明确。主要观点如下:

    点评:

中国政府网周五刊登会议新闻稿指出,当前金融形势总体向好,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市场预期明显变化,金融机构合规意识增强,野蛮扩张、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初步遏制,金融风险由发散状态向收敛状态转变。

会议认为,当前金融形势总体向好,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市场预期明显变化,金融机构合规意识增强,野蛮扩张、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初步遏制,金融风险由发散状态向收敛状态转变。但同时需要看到,我国经济尚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长期积累的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外部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需要积极稳妥和更加精准地加以应对。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条件下,面对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会议认为,当前金融形势总体向好,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市场预期明显变化,金融机构合规意识增强,野蛮扩张、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初步遏制,金融风险由发散状态向收敛状态转变。但同时需要看到,我国经济尚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长期积累的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外部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需要积极稳妥和更加精准地加以应对。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在流动性总量保持合理充裕的条件下,面对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必须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

   
第一,当前金融工作的重心是“稳金融”。会议认为,当前金融形势总体向好,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市场预期明显变化,金融机构合规意识增强,野蛮扩张、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初步遏制,金融风险由发散状态向收敛状态转变,金融风险防范取得初步成效。与此同时,当前我国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外部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这要求当前金融工作的重心由前期更加注重防风险转向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避免社会融资条件过度紧缩对经济的不利影响,切实解决好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经济下行压力显现,政策对冲正当其时。根据7月31日统计局公布的景气度指标,7月中采制造业
PMI
报收51.2%,较前值回落0.3个百分点;非制造业PMI报收54.0%,较前值回落1.0个百分点;综合PMI产出指数报收53.6%,较前值回落0.8个百分点。

但同时需要看到,国内经济尚处于新旧动能转换时期,长期积累的金融风险进入易发多发期,外部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多,需要积极稳妥和更加精准地加以应对。

会议强调,做好当前金融工作,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必须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部署,重点把握好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在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前提下,注意支持形成最终需求,为实体经济创造新的动力和方向。二是处理好宏观总量与微观信贷的关系。在把握好货币总闸门的前提下,要在信贷考核和内部激励上下更大功夫,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三是发挥好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用好国债、减税等政策工具,用好担保机制。四是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大中小金融机构健康发展的格局。五是健全正向激励机制,充分调动金融领域中人的积极性,有成绩的要表扬,知错就改的要鼓励。六是持续开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和非法金融机构专项行动,依法保护投资者权益,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

会议强调,做好当前金融工作,进一步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必须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有关部署,重点把握好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在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前提下,注意支持形成最终需求,为实体经济创造新的动力和方向。二是处理好宏观总量与微观信贷的关系。在把握好货币总闸门的前提下,要在信贷考核和内部激励上下更大功夫,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三是发挥好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用好国债、减税等政策工具,用好担保机制。四是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大中小金融机构健康发展的格局。五是健全正向激励机制,充分调动金融领域中人的积极性,有成绩的要表扬,知错就改的要鼓励。六是持续开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和非法金融机构专项行动,依法保护投资者权益,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

   
第二,“稳金融”的核心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促进“宽货币”向“宽信用”的转变。会议提出,做好金融工作要更加重视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和水平。一是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二是处理好宏观总量与微观信贷的关系。要在信贷考核和内部激励方面下更大功夫,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内生动力。三是发挥好财政政策的积极作用,用好国债、减税等政策工具,用好担保机制。四是深化金融改革,完善大中小金融机构健康发展的格局。五是健全正向激励机制,充分调动金融领域主体的积极性,有成绩的要表扬,知错就改的要鼓励。六是持续开展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和非法金融机构专项行动,依法保护投资者权益,维护金融和社会稳定。这些政策既包括货币信贷政策,也包括财政政策、监管政策,还包括金融改革和激励约束等政策,有利于形成政策合力,切实解决好在严监管背景下,融资渠道受阻、信用风险溢价上升等带来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等问题,促进“宽货币”向“宽信用”的转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