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就标普下调评级答记者问

摘要:尽管官方数据称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约1.4万亿元,不良率1.75%,但围绕着银行坏账水平的估算和争议从来没有间断过。
今年2月,对冲基金黑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Kyle BAss曾抛出惊人言论,放言
中国银行 业股本亏损可达3.5万亿美元(约合23万亿人民币)。…

记者问:近日,标普宣布将我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A-降至A+,随后,又宣布下调几家金融机构的评级。请问您如何看待此次标普评级下调事件?

* 中国去产能化将引发银行不良贷款大规模增加

Reuters11月7日 – 北京11月7日 –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称,与国际比较,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水平并不高,由不良贷款上升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并不大。

Reuters11月7日 – 北京11月7日 –
中国银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近日称,与国际比较,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水平并不高,由不良贷款上升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并不大。

  尽管官方数据称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约1.4万亿元,不良率1.75%,但围绕着银行坏账水平的估算和争议从来没有间断过。

答:在中国各项经济指标改善、企业与银行系统信用风险缓解、信贷增速有所下行、金融杠杆与实体杠杆企稳的背景下,在经济稳中向好,银行业稳健发展,资产质量好于预期、好于同期的情况下,标普基于“亲周期”评级方法下调评级,是简单片面的,这种做法有失公允,缺乏客观性和公信力,无异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 风险暴露将从明年显现且持续超过两年以上

他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指出,从目前中国银行业各项指标看,只要中国经济不出现断崖式下滑,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不出现巨大波动,企业不出现大面积倒闭等,信贷风险就是可控的。

他在《中国金融》杂志撰文指出,从目前中国银行业各项指标看,只要中国经济不出现断崖式下滑,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不出现巨大波动,企业不出现大面积倒闭等,信贷风险就是可控的。

  今年2月,对冲基金黑曼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Kyle
BAss曾抛出惊人言论,放言中国银行业股本亏损可达3.5万亿美元(约合23万亿人民币)。

记者问:标普认为银行业信贷增长尽管有可能助推实际GDP强劲增长和资产价格上升,但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金融稳定性。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 银行较强的盈利水平可以吸收大部分新增坏账

“国际上不存在所谓的不良贷款水平的警戒线和危机临界线。”文章称,“从单个银行看,银行贷款不良率是否过高,关键是要看其能否在不影响正常经营的情况下,通过拨备、利润和资本三道防线吸收消化不良贷款。”

“国际上不存在所谓的不良贷款水平的警戒线和危机临界线。”文章称,“从单个银行看,银行贷款不良率是否过高,关键是要看其能否在不影响正常经营的情况下,通过拨备、利润和资本三道防线吸收消化不良贷款。”

  一时间讨论沸沸扬扬,瑞银和中金称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严重,就算银行面临较大规模坏账损失,以目前的流动性来看,也足以应对。

答:
标普仅仅关注了信贷增速高可能带来的风险,而忽略了我国银行整体质量正在逐步改善的客观事实。在经济稳中向好的外部环境下,银行业总体运行稳健,且盈利水平相对较好,有较强的风险抵补能力,不良资产规模在全球范围内也处于合理水平,外汇储备比较充足,可以预期,未来中国银行业会继续保持稳健运行,风险总体可控。

* 银行的平均资产回报率将大幅下滑

从银行体系看,是否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除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水平外,还取决于整体经济运行情况、实体经济健康状况、企业债务杠杆水平及财务状况,以及银行业的整体流动性状况、资本充足水平和损失拨备水平等。

从银行体系看,是否会引发系统性金融危机,除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水平外,还取决于整体经济运行情况、实体经济健康状况、企业债务杠杆水平及财务状况,以及银行业的整体流动性状况、资本充足水平和损失拨备水平等。

  法兴是最新加入测算的知名投行。

从具体指标来看,一是银行业资产和负债规模稳步增长。2017年二季度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境内外本外币资产总额为243.2万亿元,同比增长11.5%;负债总额为224.9万亿元,同比增长11.5%。

作者 谢衡

文章指出,近年来因中国经济进入“三期叠加”阶段,同时进入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的困难期,不良贷款水平有所上升,但中国银行业可用于抵补风险的拨备、资本和利润明显增长,有充分的能力吸收贷款损失。

文章指出,近年来因中国经济进入“三期叠加”阶段,同时进入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的困难期,不良贷款水平有所上升,但中国银行业可用于抵补风险的拨备、资本和利润明显增长,有充分的能力吸收贷款损失。

  其在最新的一篇报告中指出,中国银行业的整体损失可能会达到8万亿人民币,相当于商业银行资本的60%,财政收入的50%,GDP的12%。

二是不良率整体趋于稳定,资产质量正在逐步改善。随着我国经济稳中向好的态势更加明显,部分地区不良贷款上升势头得到遏制,部分地区不良贷款甚至实现“双降”,银行业金融机构资产整体质量正在逐步改善。截至2017年二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64万亿元,比年初增加1236亿元;不良贷款率1.74%,与年初持平。分季度看,商业银行近四个季度的不良率分别为1.76%、1.74%、1.74%、1.74%,整体趋于稳定。(不良资产规模在全球范围内也处于合理水平,例如,2016年欧元区银行业整体不良率为5.4%;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平均不良率为2%左右。)

北京10月17日 –
标准普尔金融机构评级资深董事廖强认为,中国正在进行的去产能化将引发银行不良贷款大规模增加,风险将从2014年开始明显暴露,且持续超过两年以上。

“从目前我国银行业的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盈利水平等指标看,只要我国经济不出现断崖式下滑,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不出现巨大波动,企业不出现大面积倒闭等,信贷风险就是可控的。”文章称。

“从目前我国银行业的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盈利水平等指标看,只要我国经济不出现断崖式下滑,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不出现巨大波动,企业不出现大面积倒闭等,信贷风险就是可控的。”文章称。

  需要指出的是,不同的计算方法和统计范畴会得出不一样的数字,见闻挑选了几家比较有代表性的机构,来看看分析师眼中的银行坏账率。

特别是中国四大银行资产质量逐步改善。上半年,四大银行不良贷款率均有所下降。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7%、2.19%、1.38%和1.51%,较2016年底分别下降0.05、0.18、0.08和0.01个百分点。

廖强在接受专访时表示,银行将不得不牺牲净利润来消化坏账,以控制不良贷款率的快速反弹,因此,未来中资银行的平均资产回报率将明显下滑,或降至仅0.3-0.5%。标准普尔的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50家银行的平均资产回报率为1.21%。

此外,随着中国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不断深入,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不断加快,银行新的利润增长点涌现,对风险的吸收能力也会得到新的提高。

此外,随着中国经济和产业结构调整不断深入,新旧动能接续转换不断加快,银行新的利润增长点涌现,对风险的吸收能力也会得到新的提高。

  法兴的逻辑

银行业积极采取“市场化、多元化、综合化”的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引入市场化债转股、不良资产证券化、批量转让等新型处置模式,存量不良资产处置正在有序进行,风险抵御能力进一步增强。

“我们目前预期最高决策者愿意多忍受一些短期的疼痛,来换取更长时间有质量的增长。”廖强说。

中国银监会数据显示,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与上季末持平,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可控;拨备覆盖率为175.96%,较上季末上升0.93个百分点,针对信用风险计提的减值准备较为充足。2015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67%,拨备覆盖率为181.18%。

中国银监会数据显示,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75%,与上季末持平,信贷资产质量总体可控;拨备覆盖率为175.96%,较上季末上升0.93个百分点,针对信用风险计提的减值准备较为充足。2015年末,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67%,拨备覆盖率为181.18%。

  法兴的经济学家姚炜认为,中国的杠杆率仍然在快速上升,非金融部门的债务水平已经升到GDP的250%,国有企业债务重组拉开序幕将令银行业重组也渐行渐近,这一场景在中期发生的可能性超过50%。

三是利润增速有所回升。2017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当年累计实现净利润9703亿元,同比增长7.92%,较上季末上升3.31个百分点。商业银行平均资产利润率为1.04%,平均资本利润率14.48%。

他表示,只要中国政府开始去产能化的举措,就意味着银行向过剩产能行业的信贷就会收紧,一方面会带来经济增速的下滑;另一方面,去产能化对银行资产质量的杀伤力将更加明显,两点紧密相关。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截至2015年末,美国银行业不良率为1.52%、日本为1.64%、英国为1.44%、法国为4.5%、德国为2.34%。而受欧债危机等因素影响,希腊、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等欧洲国家银行业不良率大体都在10%以上。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截至2015年末,美国银行业不良率为1.52%、日本为1.64%、英国为1.44%、法国为4.5%、德国为2.34%。而受欧债危机等因素影响,希腊、意大利、葡萄牙、西班牙等欧洲国家银行业不良率大体都在10%以上。

相关文章